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毕竟钱三丫以前见过的老太婆。除了荷花村的,就只与钱老太和她上辈子的婆母赵母了。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钱老太重男轻女,尖酸刻薄。赵母嫌贫爱富,笑里藏刀。
钱三丫叹了一口气,仔细观察了一番齐老太的情况。虽然钱三丫没学过医,但是上辈子她也在药铺帮了许久的忙,因为赵母不待见她拿她当丫鬟使。不过正是因为如此钱三丫也学会了些皮毛。看病望闻问切,钱三丫看着齐老太一脸死气,也是不久于世的样子了。
電影世界冒險王 東方未名
邪王溺宠:天降神妃 安年瑶
“奶奶,你可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钱三丫有些惆怅的问,她送给齐老伯的人参只能延长齐老太的寿命,以及让她在最后的日子过的不那么痛苦。
万法独尊
齐老太看着窗外面喃喃的说:“我倒是想吃碗白菜猪肉饺子,只是现在外面的人连饭都吃不饱,更何况有白面和猪肉呢。”齐老太笑了笑状似无奈。
钱三丫倒是心里一喜,猪肉她的空间里面还存着以前张五他们打的野猪肉。钱三丫又和齐老太拉了些家长,无外乎谁家的孩子和谁家的打了架,哪家的媳妇新婚又闹了笑话。齐老太听着嚯嚯的笑,脸色也有了几丝血色。
重生之壹日為師 千年書壹桐
鬥天 楊錄
钱三丫将齐老太哄睡着以后,便轻轻的出了门,她一出去就碰到了柳茹。
“茹儿,你这是……”钱三丫看着柳茹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只碗。
“我来给齐奶奶送药喝,还有些吃的。”柳茹将托盘里面的东西给钱三丫看。一碗黑漆漆的药,和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做的糊糊。
钱三丫皱着眉头拿起装着糊糊的碗,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用粗米和玉米粉熬成的糊糊有一股子焦味。同时还特别的咯嗓子。“齐奶奶睡了,还是先别打扰她了。齐奶奶想吃白菜猪肉饺子我们去给她做,晚上大家一起搓顿好的!”
钱三丫撸起袖子兴致勃勃的说,柳茹点点头两人一起往厨房走去。
齐家的厨房十分简陋,空荡荡的除了一口水缸,几副碗筷和一口锅子什么都没有。
“奇怪,老伯家看起来挺大的,这厨房也挺大的,怎么东西这么少?”柳茹奇怪的嘀咕着。
落入凡間的包子 清霜洗階
钱三丫看了看门板处的破损大概也明白发生了些什么,“好了好了,我的东西还是挺多的,你怕缺个啥。”钱三丫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里面拿出五六袋精米精面,和一些她一直储存的野菜干。然后放入齐家的厨房角落。
钱三丫上辈子这辈子没出过青临,也没吃过什么珍馐美味,厨艺也只比一般的姑娘好一些,最擅长的就是包饺子了。
上辈子的在钱四丫还没有穿越过来的时候,在钱家钱三丫根本吃不饱。后来嫁到了赵家,赵母根本不允许她上桌和赵家人一起吃 那个时候的钱三丫一直是与下人们一起吃的饭。
只是某一天钱三丫不经意见听到赵家的下人们在讨论,赵毓喜欢吃饺子。钱三丫便为了讨赵毓的欢心便去跟厨房师傅学。
后来钱三丫的饺子的确是包的不错,不过端到赵毓面前时,被赵毓直接顺手赏给旁边的下人吃了。钱三丫一开始还执着于是不是赵毓不喜欢吃饺子,后来她才知道赵毓的确是喜欢吃饺子,不过是不喜欢她罢了,自那以后钱三丫就再没动手包过饺子。
直到后来她遇上了张五,张老汉上门挑事。钱三丫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张五便给他做了饺子。
“丫丫 你看这水放的可以吗?”柳茹问,钱三丫在和面,她在一旁添水生怕添多了。
“刚刚好。”钱三丫回了一句又继续揉面,揉好的面放在一边发酵,钱三丫又开始处理饺子馅来,齐老太想要的是白菜猪肉,钱三丫便拿也猪肉代替。
钱三丫用热水猪肉上面的盐洗干净,又放在锅子里面用水煮,等野猪肉熟了在一点点切好剁成肉泥,现在这个时节也找不到新鲜的大白菜。钱三丫便用这些空间里储存的几根白萝卜代替白菜。她将白萝卜切成丝与猪肉拌在一起,滴几滴香油,再吃一些蒜和姜末进去,一时间一股香味弥漫在厨房当中。
钱三丫擀面的功夫更是一绝,不过片刻她手下。便擀出了一张张薄薄的面皮。将饺子馅放在面皮上,两手一折。一个漂亮的饺子变成了型,柳茹那边又刚好把水烧开了,一个个白乎乎的饺子,一下锅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纷纷浮出了水面。
钱三丫迎着蒸汽捞起一碗让柳茹尝尝味,柳茹这两天在齐老伯家吃的就是刚才的糊糊,现在看到面前的饺子不禁食指大动。
“唔~太好次撩~”柳茹捧着鼓鼓的嘴巴含糊不清的感叹道。钱三丫看着他那一脸满足的样子,顿时整颗心放了下来,心想还好这次的饺子没包砸。
等到傍晚时刻钱三丫和柳茹便将饺子盛
了出来。又倒了一小碟子醋和一小碟子油辣椒放在桌上。
等到外面收拾一天,齐老伯回来都看直了眼。
“老头子愣愣着干啥?还不快过来吃?”齐老太满脸笑容的招呼着。
等齐老伯和郑锐一落坐,齐老太别拿起筷子夹了两个饺子放在嘴里吃。一个蘸醋,一个蘸辣椒。
“三丫的手艺可真是不错啊!你们都快尝尝。”齐老太吃的满脸笑容,但是手里的手速一点不慢,齐老伯倒是吃的少,全程几乎都在给齐老太夹饺子去了。
钱三丫看着这一对老夫老妻的行为,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是有点酸。不过更多的是想笑。
云国这一年的天气就是瞬息万变的,无论干什么全凭老天爷的心情。你以为快结束了,谁知道又是下一个开始。虽然到底还没有弄成什么大的伤亡,但是这一年的粮食还是没有种下,云国大多数人的人都面临着粮食减少的危机。
而又加上去年冬天的时候收的税,齐老太和齐老伯已经整整六个月没有吃过肉。四个月没有吃过精细的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