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龚金喜打完电话后,出声道:
“董乡长,黄所长说,欢迎我们检查组去派出所长开展工作!”
董紫莺听到这话后,嘴角露出一丝讪笑:
“他这是违心之语,我们这检查组是舅舅不亲,姥姥不爱!”
众人听到这话后,都笑了起来。
“他们什么态度与我们无关,我们只需做好本职工作就行!”
董紫莺笑着说道。
众人听到美女乡长的话后,纷纷点头称是。
“走,我们出发!”
董紫莺伸手一挥,出声道。
派出所长黄东升得知乡财务检查组过来后,立即给党委书记牛大山去了电话。
牛大山让黄东升别在意,走个过场就行了。
派出所是县公安局派出机构,属双头管理,人事权归县局,财务归乡里管。
虽说牛大山的态度很给力,但黄东升心里很清楚,财务检查组是何志远搞的,他不敢掉以轻心。
黄东升挂断牛大山的电话后,就将副所长李忠福找了过来:
“忠福,乡里的财务检查组一会过来,你全权负责接待。”
“不用给烟,茶叶用一般化的就行。”
检查组在红桥村检查过后,乡纪委当晚就将村主任贾德拿下了。
黄东升根据红桥村的教训,特意制订这一接待方案。
李忠福名字听上去老实巴交,其实不然,副所长完全靠着溜须拍马而来。
“所长,这么安排会不会得罪检查组?”
李忠福试探着问。
“这个检查组是姓何的一手搞起来的,一副包青天的做派。”
黄东升冷声道,“我们如果太热情,反倒会引火烧身。”
“所长,您真是高!”
李忠福夸张的向黄东升竖起大拇哥。
“行了,你去办吧,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黄东升沉声道。
李忠福听后,点头哈腰的出门而去。
黄东升虽将这事交给李忠福去办,但却丝毫不敢大意,在所长办公室坐镇,紧盯检查组一举一动。
李忠福在派出所门口候着,见董紫莺等人下车后,连忙快步迎上去。
一番寒暄后,人大秘书龚金喜看似随意的问:
“李所,你们所长不在所里吗?”
检查组代表乡里来派出所检查财务工作,按说所长黄东升该亲自迎接才对。
检查组到派出所后,黄东升连面都不露一下,太过分了。
“黄所在办公室呢,他让我配合检查组的工作。”
李忠福面带微笑道,“龚秘书觉得有问题?”
龚金喜是人大秘书,与派出所之间毫无关联,李忠福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没问题!”
龚金喜冷声道。
董紫莺不动声色的剜了李忠福一眼,沉声道:
“我们进去!”
李忠福在董紫莺面前不敢托大,忙不迭的冲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临近中午,何志远正在查看垂钓中心材料,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何志远见是钱荣宏的电话,连忙伸手摁下接听键。
“喂,乡长,您现在说话方便吗?”
钱荣宏急声问。
“方便,你说!”
钱荣宏压低声音道:
“乡长,市水产品检测中心和农科院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
“怎么样?”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第176章 喪心病狂讀書
“我们送到云都农贸市场鱼虾蟹全都死于中毒,这是一种慢姓毒药,药效在八小时后,才会发作。”
钱荣宏在电话那头,急声道。
“行,我知道了!”何志远沉声说,“你们先回乡里来,再商量对策!”
钱荣宏轻嗯一声,挂断了电话。
“乡长怎么说?”闵昌华急声问。
钱荣宏面沉似水:“乡长让我们别声张,先回乡里再说!”
“他妈的,姓牛的太过分了,竟做出这样的事来,简直是丧心病狂!”
闵昌华怒声喝骂道。
钱荣宏同样非常愤怒,冷声道:
“等将这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就算牛大山是乡一把手,也别想保住他!”
这事是谁干的,钱荣宏、闵昌华心知肚明,两人如此愤怒,完全在情理之中。
安盛水产公司成立之后,牛经义的安河水产势必会受到巨大攻击。
为了搞垮安盛水产,他竟让人给鱼虾蟹投毒。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笔趣-第176章 喪心病狂展示
这做法不但毫无底线,而且触犯法律,这事若是查实了,谁也别想保住他。
“走,我们回安河!”
钱荣宏沉声说。
虽已临近中午,但两人顾不上吃饭,驾车向着安河乡疾驰而去。
吃完午饭,何志远刚要午休,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何志远站起身,快步走过去开门。
“乡长!”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第176章 喪心病狂鑒賞
钱荣宏、闵昌华异口同声的招呼。
“你们回来了,吃午饭了吗?”
何志远出声问。
“没呢!”
“顾不上!”
“不吃饭可不行,我让聚贤阁送几个菜过来,我们边吃边聊!”
何志远边说,边拨通了聚贤阁老板吕家鸣的电话。
吕家鸣接到何志远的电话后,不敢怠慢,连忙让人送了四个菜过来。
钱荣宏和闵昌华利用这一空闲时间,将两家鉴定机构的结果递给何志远看。
何志远认真看完鉴定结果后,脸色阴沉似水。
钱家兄弟和闵昌华是水产养殖的老手,若无异常,鱼虾蟹从安河运到云都,绝不可能死掉。
在这之前,何志远便觉得事有蹊跷,现在市有关机构的鉴定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测。
“你们觉得这事是谁人所为?”
何志远沉声问。
虽说这事三人心里都有数,但这层窗户纸总是要捅破的。
“乡长,这事除了姓牛的,你觉得还会有别人吗?”
闵昌华出声发问。
钱荣宏轻点两下头,表示赞同。
何志远伸手端起酒杯,冲着两人道:
“两位辛苦了,来,先干了这杯再说!”
钱荣宏和闵昌华举杯和何志远相碰,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后,何志远沉声道:
“我的想法和你们一致,但这事不能仅凭嘴上说说,必须拿出真凭实据来。”
钱、闵两人互相对视一眼,轻点了两下头。
“根究鉴定结果,这药的药性比较慢,要八小时后,才会生效。”
何志远沉声道,“你们运送到云都时,大概几点!”
“十点半多一点!”
钱荣宏急声答道。
“这么说的话,这毒应该是深夜两点左右投放下去的?”
何志远抬眼看向两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