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海棠正带着肉肠做一件很‘陶冶情操’的事情……那就是挖坑。
“小姐,不用真的这样吧?”芴芒神将躺在旁边苦苦哀求,她觉得自己真的好惨。
但是海棠不为所动,依然是坐在肉肠的狗头上指挥着狗子挖出了一个大大的洞来。
“我说过要埋了你,就要说到做到!”
她一副娇俏的模样认真说道,不似玩笑。
芴芒当场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可是当她的身体被肉肠拖着丢入那坑里,然后看着海棠一脸兴致勃勃地和肉肠一起给她‘填土’的时候,她怎么就觉得自家小姐好像变成了一个贪玩的小姑娘?
于是她猛然转动了那小草叶子,对准了在旁边淡定旁观的苏礼道:“你对我家小姐做了什么?明明是那么一个温柔优雅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熊孩子是吧?
苏礼一下子就听出了那芴芒没有说全的话。
“我变成什么样子了?!”海棠不满地质问,同时扒拉下一大片泥土丢在了那三叶小草上面,使之一阵飘摇。
要死要死要死……
苏礼又仿佛听到了自家祖师崩溃的心声。
于是他也不会去回答了,毕竟虽然海棠的确是承载着椿的童心,但是他才不会傻得当面说她是个小孩子呢。
可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子忽然间嗡嗡作响。
一个清冷又和缓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好久没有看到她这么开心这么可爱的样子了……”
苏礼当场浑身僵硬……
这声音他能不熟吗?毕竟才听了人家一次讲道啊!
可问题来了,这位天帝至尊怎么也跟着下界来了?他这次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怎么一尊尊的大神都被他给带了下来……
而不等他疑惑,这青帝就已经自己解释道:“孤的这道神念化身此时正留存于你识海中的小千星界……这小千星界内法则尚未完全,是以孤存身此处自可无碍。”
“却没想到,还能有清醒着下凡的一天,也是造化了。”
苏礼惊讶地问:“帝君不能下凡?”
异世妖统 狂雁
“你倒是真不怕孤。”青帝讶异地说了一句,然后才道:“孤的意志神识太强,哪怕全部法力神力都封印了也不是凡间能够承受的。是以孤若是想要下凡,不但要舍弃所有的法力、神力,更要封闭自身意识,以浑浑噩噩的凡人之躯才行。”
苏礼听了惊讶极了,没想到青帝至尊要下凡,反而会比寻常神君还要不如……没有任何记忆,没有法力、神力傍身,那如果出了任何事情,可就是真的死了的。
却没想到青帝见他惊讶反倒是莞尔地解释道:“也没那么危险,若是没有其他外力插手,在下凡之前孤会利用各种手段埋伏下各种因果暗手,使得孤的历劫之身能够在一条大致不会出错的道路上前进。”
苏礼听了心中凛然,却没想到因果之道在这等大神通者眼中就是仿佛可以随意拿捏的存在。
他不由得又对先前自己放弃在因果之道上深挖的举动感到庆幸,他觉得这或许是这位天帝的另一种提醒……通过因果之道看到的因果并非一成不变,它很可能会随着大神通者的一个念头或者一番作为而发生改变。
那么正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修士面对这种情况会如何?
面对着不断变化的‘未来’,这些修士仿佛成为了大神通者们不断玩弄的对象。
当然,和善的青帝并不能影响苏礼的紧张感,甚至让他觉得更紧张了……
“你为何如此紧张,为何要惧怕孤?”青帝叹息一声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让苏礼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以他很耿直地反问:“我面对帝君会觉得紧张有什么不对吗?”
哪怕是青帝至尊,听到这个反问也是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没毛病,对着他紧张不才是正常的么?
但是能够这么理所当然地回答出来,就足以代表着苏礼这家伙是多么的不同寻常。
青帝则是忽然感慨道:“神道漫漫却唯余孤独,仙路逍遥却难有良人佳伴……不要将孤想得太食古不化了。”
这话说得很有意思,很有内涵啊……
苏礼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声:“帝君这尊化身,难道是善念构成?”
青帝:“……”
他有些不想和这混蛋的小子聊天了,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但是没办法,神重因果,尤其是他这样的天帝至尊。
……他欠了苏礼大因果,而且对于他来说是天大的因果!
小千星界的开辟不单单是苏礼从此可以有了一个小世界,在这关键的时刻他将青帝叫了进去,那么对于青帝来说就是一次开天辟地的观摩!
到了青帝这个境界来说,这就是助道之恩……这种因果就算他想要报答都很难。
最直接的就是苏礼要成道的时候他也来助力一把……但问题是,苏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成的大道是什么呢!
于是问题就来了,这么大的因果怎么还?
倒是有个干脆利落的方法,但问题是女大不中留啊……
青帝这道化身虽然只能存在于苏礼的小千星界中才能留在凡间,但他只要认真掐算一下,就自然能够发现这方天地那部分被掩盖的天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令他呕血的是,他现在还苏礼还真有那么一段‘半子之缘’……这毫无疑问是被动了手脚的!
女大不中留啊……
于是就算他有办法以另外的方式去偿还因果,但是在某个愁嫁女儿的背刺之下,他只能吞着血地认了……
这是苏礼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当初海棠给他查看那小千星界的时候,其实偷偷地留下了一些小手段。
她将这小千星界擅自地设定成了一份‘聘礼’,只要她的父亲果真在这小千世界中看到了天地开辟的景象收获了成道之机,那么就算是接受了这份‘聘礼’。
那么她和苏礼的事情,在自家父王那边就算是成了……
这种算计很微妙,以苏礼的境界完全不能理解,但是在青帝眼中却是一目了然。
但这种算计其实失败的概率很低,因为没人能够保证这小千星界能够在青帝的面前开天辟地……这更多的,其实就像是他的女儿在心系情郎的情况下一次明知不会有结果的下意识尝试。
或许她会为此偷笑自己很久,但却大约转眼就将之给忘记了。
可她显然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苏礼那老天爷亲儿子一般的气运!
于是在海棠或者说是椿的这一番操作之下,等于是限定了青帝的因果偿还方式……既然‘聘礼’已下,那便是姻缘计定了。
苏礼不会知道,此时青帝对他和颜悦色的背面究竟流了多少血泪……
青帝嫁女可不是卖女儿,既然男方已经给了令他难以拒绝的‘聘礼’,那么他作为女方家长当然要准备嫁妆呀。
而青帝的血亏之处在于,先不论他这个嫁妆是不是要翻个几倍什么的回……原本他是只需要还了这份因果就算是两清的,可是现在他还要赔上一个女儿,并且依然要和苏礼‘纠缠不清’下去……
来自女儿的‘背刺’令他‘痛彻心扉’,但没办法,看着此时海棠那种已经数十万年未见过的天真烂漫,他是真的没办法拒绝。
这些属于青帝的复杂心思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可是青帝现在却很诧异于苏礼的沉默……他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这个年轻人却一直没有反应回馈。
“你就没什么别的想对我说?”青帝有些语气不善了……可以确定,他可不是什么善念化身。
海贼之海军的皮毛族大将 大西崖
苏礼疑惑地反问:“我应该说些什么吗?”
青帝这时候展现了一些天帝的威严,他声音严厉了起来道:“不必在孤面前如此作态,孤相信你也是心知肚明的。”
宠爱前妻 醉酒美人
苏礼果然是不敢再糊弄了,他轻叹一声目光柔软地看着正眉开眼笑着挖坑把自家祖师给埋了的海棠,然后说道:“非是装蒜,只是真的给不出什么承诺。”
青帝当场就要发怒,这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该说的话吗?
可是随后他却意识到了什么,或者说是感受到了苏礼心中的纯粹……
“就这样维持现状不是很好吗?”苏礼接着就自己说道:“如今的我终究还是太弱了。”
“若是我半途夭折了,她或许会伤心难过一时,但终究也只会成为她那漫长生命中的点缀,而不会令这伤疤长久地相伴下去。”
“若是我能一路陪她走得更远,那便顺其自然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苏礼的这番话真的是说到了青帝这个当父亲的心坎里了。
他意外地发现自己与这年轻人反倒是有着类似的立场,甚至连看待这件事的角度都颇为类似……这就还真是意外了。
他对苏礼不由得生出了好感,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苏礼是真的一心为了椿好的。
所以他认同了苏礼的说法,并且说道:“既然如此,你们的事情孤就不插手了,相信你能够处理好。”
“不过孤还需要在你的小千星界中闭关一段时日,你无需告知任何人孤的存在,孤也不会干涉你的生活。”
“好自为之吧。”
青帝的声音就这么消失了,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但是苏礼的脸却黑得可以了……这叫‘放心’?分明就是留下来监视他啊!
……只是无论如何,当前这关算是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