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虹殿主台之上,孤阳子三人呈品字形而坐,有金芒自他们身上亮起,一时之间,三人好像被这光芒内外融通。
而在三人中间,则有一个如同幼荷一般的饱满果苞。
这东西便是“宝灵青萃”,是由青灵天枝之上结成果籽所炼成。
因为此物这镇道之宝上所生,除了本身所具备的各种玄妙作用之外,也还能吸摄外来镇道之宝的侵袭,例如此刻攻来的清穹之气。
虽这东西在过程中也是会随之消耗,可却能减弱天枝本身的折损,这便能够给他们争取到更多时间。
三人这时同时伸手朝此物一指,果苞轻轻一颤,苞尖缓缓打开一隙,便有一缕细而轻柔的烟气从那里冒了出来,冉冉到了殿顶上方,顷刻便化成滚滚浓云,飘于顶璧之上,待铺满之后,又沿着四壁向下垂降。
大殿四壁一时尽是乳白色的氤氲烟气,而此气一出,便能感觉本来摇晃不定的大殿好像稳固了许多,不再似方才一般剧烈震颤了。
殿内所有元神修士见此,连忙抓紧时间吐纳调息起来。
此刻众人面前皆是摆着一只玉鬲,里面翻动着一股莹莹闪烁的精气,这等平时享用不到的上等资粮,现在他们却是可以随意取用。
常道人看着暂得平息下来的大殿,唉了一声,道:“续得一时之气,又有什么用呢?”
薛道人看了看他,却是没有去理睬他。他感觉不能和这人说话,不然自己方才拾起来的一点诚义心思恐怕又要丟掉了。
而这一刻,天夏诸廷执忽然发现,本来看着晃颤不已的青灵天枝忽是变得坚韧了许多,连续几次冲击都是挺受了下来。
戴廷执道:“这里想是上宸天别有支撑之物。”
林廷执道:“也在意料之中,我等不去管他,仍是先折他大枝,再摇撼那主干。”
随着青灵天枝一根大枝的折断,上宸天天缺一角,两界壁障也是由此化开了一大片。
这就好像水囊上原本只是一个小孔,只有淅淅沥沥水滴下来,而现在却是骤然撕开一个大口,大股水流自向外透泄,清穹之气自能更为方便的灌入此间。
天夏这边策略丝毫不变,清穹之气冲击则是持续不停,而那一缕青萃气息终究是有限的,在延续了有两个夏时之后,便就倾尽一空了,
没了这气息帮助削减清穹之气的冲击之力,上宸天虹殿又一次似风浪中的舟船般颠簸晃动了起来。
周围的那些环绕飞舞的琉璃玉瓦在震动之中自行碎裂,本来支撑大殿的玉柱亦是生出了一丝丝裂纹。
孤阳子神情一凝,这可不仅仅是殿柱,也是维系大殿整体存在的正脉所在,要是此间坏了,力量没法聚合为一了。
他趁着攻势低落间隙,抽拿了一把生机过来,挥袖朝此弥补了上去,总算将这裂隙又是弥合了回去。
这个时候,他忽然心下有感,却是发现寰阳派那边有传讯到来,稍作沉吟,便引动那一缕气机,朝下一点指,距离三人不远处,顿有一道亮光升起。
光芒之中有一道人影显现出来,其人周身笼罩着光亮,看不太清晰,此人望了望三人,道:“三位道友,许久不见了。”
孤阳子看了看他,道:“关道友?”
关朝昇点头道:“是我,我见那一根贯穿两界的枝节之上生机渐尽,知是道友这里似是有些不妙。”
天鸿道人哼了一声,道:“你这是特意过来奚落我等么?”
关朝昇语气轻松道:“我倒无此意,只因你我两派有共同之大敌,自不想看到贵派被天夏这般轻易推倒,我有一法,可通过祭献用物,用以维系自身,先便留下,用与不用,全看三位自家了。”
孤阳子皱眉道:“祭献用物?”
关朝昇身外有光芒一闪,随后一枚金光勾勒的道箓便映在了前方空地之上。
随后他言:“法诀已是留下,待我寰阳归来之后,再与诸位叙旧。”说完之后,光芒一敛,身影俄而消去。
天鸿道人往那道箓上看了一眼,诧异道:“这是……祭献同道之法。”
灵都道人神色一凛,立刻提声道:“这万万不可行!”他看向二人,肃声道:“此法无道失义,若用此法,我上宸天岂还能传道承宗?岂不是变得和寰阳派一般了?”
孤阳子缓缓道:“灵都道友说得不错,我祖师取神木天枝而化宗传,立派于古夏之时,行的是肩天之正道,握持有逐恶之大义,又岂能行此恶事?而若是连这一点都是不认,取此恶虐之法,那我上宸天不亡也亡了。”
他们自修炼伊始,便得享了上宸天诸般好处,如今上宸天危亡之时,也当担起宗门之承负,将道统维系下去,这里道统不止是传继道法,更有道念和大义!
若是连这些都没了,那上宸天就不再是上宸天了,纵然宗门表面上还能存在,可是那始终不变的内在道真却便消亡了。
修真之覆宇翻云
天鸿道人没说话,其实他觉得,派内的修士也未必个个都对上宸天忠心,不定现在就有人在想着投靠天夏,拿这几个不忠于宗派的人来祭献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孤阳和灵都既然这般说,也算有些道理,他也就没去反对。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这祭献之法明确只能用修道人,而不用邪神。若是可用邪神,他倒是能拿来一用了,以往他也不是没这么做过。
因是坚持不用这恶法,他们也是没什么可用来作以维护的了,又是两个夏时过去,因弥补赶不上消耗,外间剩下的两根大枝陆续折断,而封堵殿门的也是枝节逐渐崩裂。
随着最后数根枝节粉碎,前方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这个时候,可见到有一束灿烂晨光自天外射来,照入到了大殿之中。
孤阳子三人各是整理了一下衣袍,自座上站了起来。
综神话龙宠
孤阳子走前两步,看向外间,宏声道:“诸位,此一战决定我上宸天之兴衰,望诸位同道能尽力卫我道统!”
虚空另一端,关朝昇从意念收了回来,他手指在藤壶上点了两下,往另一端看去,道:“李道友,如何了?”
披发老道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服幽虫已在那里,只等道友发令。”
关朝昇往外看了一眼,果见一道无形之气攀附在了虚空之壁上,他不觉点头,若说上宸天青灵天枝能“倒果为因”,那么神昭派这镇道之宝的变化则可称的上是“无中生有”,只要付出了完成某种事机的代价,那就可以先于事机变化之前将此完成。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譬若服幽虫具备噬开虚空之壁之能,那么只要付出贯穿此壁的代价,就能于瞬间破开足够宽敞的两界通道。
可因为这一段过程生生嵌入到现世之中的,所以此术并不能维系太久的时间,若是维持的力量耗尽,此一段变化会从现世中脱离出去,成为一段从未发生之事,那么虚空之壁也会随之恢复。
所以唯有抓紧时机在这段时间内渡去彼端,并继续提供外物维持此力,才能将此成果延续下去。
他道:“天夏那里未必不能察觉动静,我便为道友做一些遮掩吧。”
披发老道稽首道:“那就有劳道友了。”
关朝昇双目一闪,脚下炼空劫阳忽有一道气珥飞起,狠狠抽在了虚空之壁上,同时又一挥袖,起一道劫阳烈气推动到了那一根枝节之上,使之猛然向外长出了一大截,使得两界通道又被撑开了一隙。
张御一直在留意对面变化,忽然发现了这等动静,自不会忽视,只他这里能够动用的手段较为有限,只能催动从阵中送渡出更多的清穹之气顶压上去。
不过他能感觉到,这一次情形不同于以往,此前吞天之虫一直在顶着清穹之气在那里啃噬虚空之壁,只是收效不大,只能一点点消磨,可现在那里却似得到了一股强大力量的支持,变得更为活跃了。
这一次攻势恐怕不同寻常。便连上宸天都可倒果为因,横生枝节,这两派未必没有相类似的手段。
他出声提醒道:“诸位道友,留神守持大阵,小心持拿气机,对面恐有变数,”
众玄尊皆是凛然称是。
而就在他说此言数息之后,便见那虚空之壁向外猛地一扩,轰然撕开一个巨大的虚空裂口,随即一道烈光自里溢出。
张御双眸神光闪烁,透过那一道烈光,他能望见其中似有一个道人身影正向外飘渡而来,他思忖片刻,一拂袖,早已蓄势长远的“空勿劫珠”嗡嗡一震,便骤然飞腾击去,茫茫虚空之中可见划过一道辉亮金光。
“空勿劫珠”虽然威能极大,可是因为本身无法挪遁,出去之后又无法偏转方向,所以对修道人来说较易躲避,不过拿来轰击来自某一个方向上的目标却是正好。
那道人身影此刻正向外而来,见迎面有一道金光正朝着自己飞来,其似是抬头漫不经心看有一眼,居然不闪不避,伸手张开五指,只是一拿,虚空轰然一个巨震,其竟是将空勿劫珠生生抓在了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