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18p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再起 飛天纜車-第八百二十五章推薦-hdg9s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呼延赞,并州太原(今属山西)人。出生于将门之家,父亲呼延琮,后周时任淄州马步都指挥使。
呼延赞少年时担任骁骑兵,赵匡胤认为他有才且勇敢,补选他任东班头领。
后来又任命为铁骑马军左厢指挥使。
他如今年岁不过三十,就已经为厢指挥使,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乃禁军的后起之秀。
突然得到这个差事,呼延赞大喜过望,招呼自己兄弟们,连忙骑马出营,会一会那契丹蛮子。
上万的铁骑出营,呼延赞就看到了面前一个契丹老将,上书耶律二字,他心中就晓得这个契丹的重将,心中就提起了几分小心。
“嘿,兀那老将,尔不知天高地厚,报上名来,咱手下不杀无名之将!”
呼延赞勒马而问,大声喊道。
“哼!”耶律挞烈冷哼一声,他到底是汉化了一些,这次说道:“告诉他,此番俘虏其的,乃是耶律挞烈!”
一旁的人传唤来,呼延赞瞬间警惕大增,哪怕他孤陋寡闻也晓得,契丹南院大王耶律挞烈的名字,他瞬间就激动起来:
自己若是俘虏,或者斩杀了这老头,前途无量啊!
妖女逆世:靈師娘子狠囂張
我為伊人狂 池中隆
“兄弟们,谁斩杀了那老头,官升三级,钱财万贯!”
“呼——”其身后的骑兵,瞬间都双目通红,激动地胸脯上下起伏,显然也被这奖励吓得不轻。
寒风刺骨,但众人皆浑身发热,对于战争的渴望,让他们难以抑制,坐下的马匹也感受到主人的心情,不住的打着响鼻。
“杀契丹狗!杀!杀……”
“杀宋狗,儿郎们杀——”
很快两军之间都响起了疯狂的呐喊声,战场上各种嘈杂混在一起,喧嚣一片。
北宋的骑兵战术继承自沙陀代北三朝,深受沙陀风格的影响。
内亚多产精铁良马,但干旱贫瘠,马匹蓄藏量有限,因此往往崇尚骑兵精兵战术,以少量骑兵与大量步兵部队配合。
如今这般铁骑对铁骑的场景,无有步兵配合,倒是罕见的很。
子璋
不过,铁骑马军十来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甚至还在幽云对战契丹人,也有几分心得,所以并不畏惧,反而因为赏钱而激动不已。
放開女鬼,讓我來
更何况,身后可是皇帝亲自在观战,这若是表现好,前途还用的说?
而契丹骑兵,对战时却常常回避正面交锋,即便是冲击也充满试探性——“最先一队走马大噪,冲突敌阵。得利,则诸队齐进;若未利,引退,第二队继之”,他们虽然能忍受寒冷饥渴,凭着韧性长期作战,却因为己方本族人口有限,不愿意承担伤亡。
如今耶律挞烈这般直抵而战,让契丹骑兵们也颇为不习惯。
但那些有见识长远的却知晓,宋人这是第一次直面与他们作战,心中不觉得畏惧,所以这次就是要一次性打断他们的脊椎骨,在其心中种下畏惧的种子,嘶喊着越发的用力。
而心思更广泛的,更是想到,昔日后周北上幽云,围攻幽州城,对于南院大王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而宋仁与周人一脉相承,军队无改,教训起来也能出气。
更何况,哪怕就算打不过,骑兵却是能跑的,汉人哪里有他们这般的骑术?
所以,契丹人的作战欲望极为强烈。
箭矢在满空飞起,契丹人骑射了得,几乎是压着宋兵打。
不过,宋兵也是精锐,各个着甲,对于这些箭矢毫不畏惧,反而激起了血气。
于是,两万多名精锐骑兵,直挺挺地对撞而去。
刹那之间,“砰砰砰……”沉重的巨响在四下响起,战马直接对撞,两方毫不吝惜。
宋军前方不顾性命地直接冲锋,虽然契丹人虽然想躲闪,战马虽然害怕,但高之下躲不了,左右全是人马。
“唰——”冲撞之下,有的人是直接朝空中飞,血肉横飞。
沉闷的冲撞声、战马的嘶鸣声、奔腾地马蹄声,响彻一片,地面上尘土滚滚,还没死的战马四肢在灰尘里痛苦地挣扎。
海賊之碧龍大將
耶律挞烈老当益壮,身着玄甲,在一群亲卫的保护下,位于大后方,看着惨烈的战场,他默默无声。
宋人与之前的周人一样,顽固,精锐,一脉相承,想象中的纵横不同,反而陷入了泥潭之中,周边都是人,一眼都望不到边。
他入目一看,死伤的契丹人、宋人遍地都是,宋人无所谓,但契丹人却让他心痛。
真应该让那些溪人、渤海人来,不过其并无本族人精锐,与宋人对战,怕是不敌。
“强者向生、弱者必亡!”耶律挞烈低吟一声,虎目直视那耸立的大营,他说道:“看来宋人并未减弱半分啊!”
随即,他挥挥手,言语道:“今日的试探到这吧,儿郎们可不能为北汉而死!”
号角随即吹响,厮杀中的契丹人又如潮水般退去,秩序井然,宋仁难以占据便宜。
“老子杀的正痛快,契丹狗竟然退了!”呼延赞扭了扭脖子,他的铠甲上都是血肉,胸前挂在其上的还有一个箭矢,望着退去的契丹人。
“鸣惊收兵吧!”赵匡胤看着战场,轻声道:“契丹人退了,咱们也收兵,这次试探也就够了!”
“呼延赞这次打得不错!”
“陛下何如不让俺去?”一旁的铁骑马军右厢指挥使王彦升颇为不服,连忙问道。
“光烈莫急,这契丹人那么多,迟早有你显名的时候!”
赵匡胤摇摇头,轻笑道:“到时候,可不要与我抱怨身体不行了!”
其他将领闻言都大笑,王彦升不服,挺起胸膛说道:“末将虽然年近五十,但却对契丹狗毫不畏惧,杀他个三天三夜,也不会乏累!”
王彦升早年曾先后效力于后唐、后晋、后汉、后周,曾随周世宗征南唐、伐辽国,屡立战功,身经百战,可以说见识过契丹人的本色,自然毫无畏惧之理。
他也参与了“陈桥兵变”,在这个事件中为赵匡胤出谋划策,有拥戴之功,并诛杀后周大将韩通,被授为铁骑左厢都指挥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