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那道白光起初不过一道,瞬间扩散开来,接着半空之中飘起了雪花,结成了冰晶,寒气逼人,那些火鸦撞在寒气之上,立时水汽蒸腾。
“北海寒玉!”背着大葫芦的男眼睛微微一眯。
“知道你那背后的葫芦之中有五百火鸦,想要对付你岂能你不做准备。”
“区区一点寒玉岂挡得住我的火鸦!”
火鸦在半空之中盘旋,寒玉释放出来大量的寒气,有火焰、冰块、水滴不断的从半空之中掉落,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醒了柯城之中的人,他们来到屋子的外面,看到了半空之中那冰火相交的奇特景象。十分的震惊。
长生观中,两个道士站在院子之中。
“师兄,我们要去阻止他们吗?”稍年轻的道士问道。
“等等看。”另外一个道士咳嗽了两声,他的脸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要打的话,也应该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行啊!”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同时在争斗的三个人耳边响起。
“什么人!”
似有一点火光闪亮,那个背着大葫芦的人突然一下子倒飞了出去,直接从柯城飞出了城外,血洒半空,另外那个身穿黑甲的男子和背着铁箱子的男子也是如此,朝着相反的方向倒飞出去。
半空之中的火焰和寒冰被一下子托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城外,落在了地上。
柯城之外,一人摔在地上,血染长衫。
“你什么什么人?”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子。
刚才他还在柯城之中,突然被一道强大的法力打飞了出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飞了数里方才摔落在地上,接着眼前这个人就出现,自己苦苦修炼的火鸦在这个人的面前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被他一剑斩开。
大修士,参天境的大修士!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物。
“为何杀那一户人家?”无生冷冷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子,他去的晚了一步,亲眼看到了那死者的惨状,浑身血肉全无,只剩下一副骨架,这是比凌迟更加痛苦的死亡方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听后一愣,然后沉默了。
“不说。”
穿越之无良皇妃 云流雨
无生伸手一张,然后一握。
嘎吱,那个男子立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收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挤压,这股力量十分的强大,强大到他没法抵抗,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只要再稍稍加一点力气你的骨头就要碎掉了,它们会刺破你的筋肉、脏腑,从你的身体之中钻出来……”
“我是受了别人的嘱托。”那修士思索一番之后开了口。
“什么人,说的详细一点。”
“我,我也不知道什么人,但是他答应我事成之后就会给我十粒火灵丹。”
“火灵丹?为什么要杀这户人家?”
“嗯,他们家中有一件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啊?”
“一幅画,一副价值连城的古画。”
“既然只是为了那副画而来,你为何杀人啊?”
这个背着葫芦的修士一听就知道自己今天可能遇到了“爱管闲事”的“正义之士”了。
他平生最烦的就是这这类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明明是和他们毫不相干的事情,这种人也会管一管,因此他碰到这种人的时候能杀是一定要杀的,而且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就是召唤血鸦,让它们啄食这种人的血肉,被血鸦啄食之人会在剧烈的痛苦之中死去。
当然,他也会“审时度势”,对于那些修为远高于他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招惹的,欺软怕硬,欺善怕恶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我错了,我错了,请您饶命!”见识不好他急忙磕头饶命。
“刚才看你挺横的啊?”
“做做样子了!”
“饶你也可以,去让那些刚才被你杀死的人都活过来,完好如初,我就放了你。”无生冷冷道。
“很公平,对吧?”
那个人听后脸色大变,眼神瞬间便了几变。
“再问你一个问题,在哪里碰到的那个人?”
“江宁。”
“江宁,鬼市?”无生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对,你怎么知道?”
“他主动找的你?”
“是。”
“见面的地方是临河的一家特殊的酒家?”
“是!”这个男子听后是越发的惊讶了,眼前这个大修士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难不成他还会读心术不成?
又是江宁的鬼市,上一次李正去兰若寺在山下的宁家村用蛊一事虽然幕后的主使乃是慧悟和尚,但是也的确是东海王有关,那丁府的少爷也是通过江宁的鬼市约见的李正,而且那李正也是毫不知情,这一次的事情该不会也是和“东海王”有关联吧?
“那副古画叫什么名字?”
“松鹤延年图。”
嗯,这画的名字听着倒是十分的吉利,但是为了一幅图费这么大的劲值得吗?
那修士小心翼翼的望着无生,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什么想法。
樱差阳错 紫幻樱儿
“赌一赌,搏一搏!”片刻间的功夫他心中便有了决断,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或许能够搏得个一线生机。
他背后的那个大葫芦突然泛起红光,接着便有猛烈的火焰从那大葫芦之中喷油而出,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火焰喷出之后立时化为一只只的火鸦,扑扇着翅膀冲向无生,飞出去不过几尺的距离便再也无法飞动,被定在半空之中。
这?!
那修士见状一下子愣住了。
“是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呢?”无生以戏谑的眼神望着他。
“看你这一身的血焰和戾气,杀了不少人吧?”
那修士听着这话心想要遭,拼命的催动法力,却是无法挣脱无生这一招佛掌。
“走吧。”
嗯,那人一愣,然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是每一块骨头。
啊,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浑身不断地有鲜血渗出来,作为一个修士他有着远超常人的生命力,因此即使是浑身的骨头碎掉了他还是没有立即死去,但是这种无法描述的剧烈痛苦却是让他生不如死。他宁愿自己立即死掉。
“痛苦吗,后悔吗?”无生站在一旁轻声道,张开的手掌慢慢的握紧。
对于这种人,内心怜悯之情是不存在的,一点都没有。
什么来世再做个好人啊之类的还是算了,这样的人,杀了他之后魂魄一块给灭了。
不说挫粗骨扬灰,也得给他个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