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ahh優秀玄幻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ptt-八百零六章 合則兩利看書-kvjc9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故意装作有急事,大手一挥,挥退了门子,便朝左侧的竹林行去。
春庐极大,“两海”美景极为出名,一曰“花海”,一曰“山海”,进得春庐后,许易不急着往正殿疾行,而是在内中逗留,玩赏起来,更大大方方变作遂杰模样,时不时用如意珠来几张自拍。
秀色可餐
玩赏了大约半柱香,许易终于踏上了春庐大厅,他进来时,匡文渊正面向东面的窗子打坐,送目望去,山海无极。许易的踏入,搅乱了大厅的场域,匡文渊的怒气飞速在眉间堆积。
“我不是说了……”匡文渊怒眼圆睁,蹭地立起身来,“你是何人,怎生潜到了我这里。”他太震惊了,这是从不曾发生的奇事,什么时候,瀚海北庭的门禁都松弛到了这等地步?
春庐的门禁虽然不严,但除了他的两个心腹,还没有谁能自由进入,关键是整个瀚海北庭的门禁,除了瀚海北庭的公职人员,外人是根本不可能进入的,可眼前这家伙,他分明一次也没见过。
“在下遂杰,祝融祖巫嫡脉,久闻匡兄高名,今日特来拜会。”许易抱拳一礼。匡文渊毛骨悚然,巫族,眼前立着的竟然是巫族,他下意识便想呼喝,忽又觉得不对,硬生生将到嘴边的喝叱给止住了。
拳定諸天
“你来找我,到底何事?”他一边耐着性子和遂杰虚与委蛇,一边飞速地想着破局之法。遂杰的大胆令他不得不多费思量,他清楚,除非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否则,遂杰不可能没有底牌,就立在此间和自己说话。若是妄动,弄不好便要坏事。许易道,“匡兄不必惊疑,我找匡兄没有恶意,若不是因为和匡兄有共同的敌人,遂某也犯不着动用珍贵的暗线,潜伏至此,来和匡兄见面。”
匡文渊心中惊骇更甚,他早就料定遂杰潜入此地,必然是有人相助,他简直难以相信,在这戒备森严的瀚海北庭内部,巫族竟然在此间凿下了一条暗线,此事如果传出去,他和贺北一都少不了一个失察之罪。
“不必绕圈子了,你说的共同敌人到底是谁?”匡文渊心乱如麻,面上却强作镇定。许易道,“近来惹大人烦忧之人。”匡文渊眼球定住,“许易,你要收拾许易!”
当下,许易便将许易和王重荣的过节道将出来,除此外,连同他给王重荣出的主意,希望将许易调任对接皇道天王府之事,也一并说了。听了这番分说,匡文渊立时就信了遂杰所言是实。
他提起的心放下大半,近来,他还真就为如何收拾许易之事,大费周章,天上掉下个王重荣,岂非是天要灭许易。即便心中已然首肯了合作,
成精變人
匡文渊面现难色,“你说的事不好办,毕竟许易才调动职务,再想调整,上上下下都要梳理,动作太大了,凭我一人之力,恐怕是办不了。”
浣熊的終極進化 三葉貓草
对方既然是来求办事的,匡文渊就不信王重荣不给这遂杰备上一些经费,以作疏通之用。
许易心中冷笑,他自己好容易又弄了一千玄黄精,还没捂热乎呢,姓匡的居然还打起了这一千玄黄精的主意,简直岂有此理,“反正此事,对你我两家都有利,我们少卿大人希望匡兄在七天之内办妥。”
“你们少卿大人希望?区区天王府的走狗,也敢称少卿,他当匡某人是谁,他门下鹰犬么,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信不信,我一句话说拿你就拿你。”匡文渊满面戾气。
许易笑道,“匡兄不必激我,不就是想看我底牌么?我也没准备什么,就是在你春庐中走了走,留下不少影像,已经传给我们少卿大人了。匡兄,你说我在这儿出了事儿,那些影像不会没有吧。”
匡文渊冷笑道,“区区几张影像,也想威胁我?连匡某人的影子都没有,能证明什么?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正好,匡某人正愁没功劳呢,拿了你交上去,算是大功一件。”
许易道,“既如此,匡兄动手便是,我愿成全匡兄。”匡文渊怔住了,他忽然发现事情有些麻烦了。遂杰所言的那些影像画面,固然不足以给他造成威胁,可若是他将遂杰本人交上去。
庶女本色 九幽白白
再配合那些画面,很多事就说不清了,就多了太多的想象空间。单独的影像画面,还可以说成是做的假影像,可再加上遂杰本人,再说影像为假,就说不过去了。
如果影像是真,那遂杰到底是溜进来,还是被他匡某人主动请进来的?他匡某人捉拿遂杰,到底是出于公心,还是因为分赃不均,起了内讧?固然,匡文渊自信自己可以脱身。
可一旦和邪庭、巫族,搅合在了一起,还出了这等骇人听闻的巫族亲自造访他春庐之事,不管他匡某人怎么洗刷,这掉进裤裆的黄泥巴,多半还是会被外人当作是屎。
網遊之超級復制術 毛絨公仔
许易笑道,“匡兄,我还是那句话,咱们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再说,咱们也就这一笔买卖,做完了,我远走高飞,留下的那些影像也威胁不到你,从此便当互不相识。如此两便的事,匡兄何必捏腔拿调。”
惑世邪醫,囂張冥王妃
匡文渊冷然一笑,“好算计,难怪这些年,邪庭在稳步壮大,确实是网罗了一批人才。你既然敢找上门来,显然是全盘算计好了,匡某人想不接招都不行,罢了,匡某拼着声名受损,也要为行人司除此大害。”
商谈完毕,遂杰再度化作鲁园,施施然离开了。他才离开,匡文渊便招来了当值的门子,一肚子火气想要喷洒,他恨极了这帮人玩忽职守。
倘使这帮人稍微尽心一点,也不至于令宵小之辈堂而皇之走到自己面前。他想喝叱,却又说不出理由来,事情既然已经发了,难不成还能说透?
他甚至不能革新门禁,倘若下回,遂杰这混账再冒充鲁园前来,被革新后的门禁彻底阻拦在外,闹出风波来,他难免也被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