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听见车夫的声音,丁娇娇手里的茶杯顿住了。
若是普通人,他绝不会暴露自己有一定武功基础的。
丁娇娇猫起腰,有些紧张,两个婢女赶紧护在她身边,也是屏息以待。
只要是个人,便不可能凭空消失,车夫确定自己一定是听到有人从巷子后滑过,他捏着暗器默默下车,走到郡主的车身后四处观察。
北荒吉里的傍晚是很热闹的,尤其燕王大寿在即,更是喧嚣不已。
只是,这条巷子是大宅背街,所以安静了些。
车夫仔细观察了一圈,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车上的婢女悄悄撩开帘子,在不远处的灯影下,看见马车的影子。
长方形的车棚上,有一个颀长的身影。
“啊……于伯,顶上,在顶上!!”
说罢,两个婢女同时抽剑,戳穿车顶对着来人攻了过去。
车夫于伯翻身而上,想趁着刺客被扰乱方寸的时候,打个措手不及。
却不料他刚露头,就被对方迎头劈下一掌,于伯心头微微一抖,不仅因为来人将他意图彻底猜透,还因为他脸上这张面具。
那是一张黑金的面具,平滑无奇,可偏偏在左眼处,雕了一个八达晕。原本是一个富丽堂皇的象征,可在他这张面具上,不知为何看起来格外恐怖。
丁娇娇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见有人还敢行刺,更是七窍生烟,完全不顾两个婢女的阻拦,冲出马车。
“什么人,敢劫我东临城郡主的车轿!”
月光下,车顶上的男子转头看了她一眼,尔后拎起一掌便向她冲去。
丁娇娇却在这一瞥里失了魂一般,完全没了行动能力。
冠绝新汉朝
“郡主,当心!!”于伯喊着,一晃身便到了丁娇娇身前。速度之快,影子都仿佛没有追上。
可是面具男子并没有向丁娇娇发难,仅仅是虚晃一招,之后便从于伯让出的位置垫步而去,几个腾跃便不见了人影。
“郡主,您不要紧吧?要不要传个大夫看看?”见她痴站着一动不动,于伯紧张道。
两个婢女也跟了过来,顺着郡主目光观察,却什么都没看见。
“主子,您在看什么?”
丁娇娇微微垂眸,咽了一下默默摇头:“他怎么会来这?竟然在这里遇见他。”
说罢,她又拉住旁边的婢女问道:“你看见了吗,是他!是他!”
于伯疑惑的看着婢女:“郡主在说谁?”
“不知道啊。”婢女慌忙摇头。
丁娇娇顾不得和于伯解释,推开几人便往前追去。
“郡主,危险!”
“郡主,快回来啊!”
三人只能追上去,不明白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丁潇潇瞥见丁娇娇已经走了,从李林双臂中挣脱出来:“谢了,人已经走了。”
李林依旧揽着她不为所动:“谁走了?”
不想和他继续胡搅蛮缠,丁潇潇觉得这一天已经累的头要裂开:“谁都走了,我想休息了。”
“本世子也累了,一起吧。”李林揽着她继续往卧房走。
丁潇潇气沉丹田,想定住再说,却发现气海溃散,一点凝聚力也没有,联想起刚才被李林扛在肩上,也是使不出来气力,当时还以为是巧合,可现在看来竟是要成为常态了。
见她脸色微变,李林问道:“我好伺候,你不用紧张,躺着就行。”
“滚。”丁潇潇心中焦急,虽然她这身功夫也算是白捡,可用习惯了突然没有,还是挺慌张的,“我得回房休息了,你爱找谁伺候去找谁吧。”
刚一转身,一个黑影划过,丁潇潇惊出一身冷汗,弯腰躲过,却发现对方是冲着李林来的。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掌,便在院里打了起来。
丁潇潇趁机抬腿便跑,想到白天时听过,吉里一直限入不限出,要是她能躲过世子府的人,逃出城去就能与屈雍他们汇合了。
这个名字从脑海里出现的一刻,丁潇潇突然不慌了。
不论是在舞蹈团被玲姐排挤,还是在世子府被李林调笑,又或者是丁娇娇颐指气使的口气,全都烟消云散,包括她真气溃散不聚的内忧,统统化为一股相思愁肠,只等着见到屈雍畅谈消解。
她甚至忍不住想,方才在丁娇娇面前,护着自己的若是屈雍,她可能不会畏惧转头面对。
“有刺客!!”
世子府院子里的动静,很快引来了大家的注意,已经有火把队往那边去了。
丁潇潇头也不回,只想着院子里乱一点,再乱一点才好,这样她才能有机可乘。
“凌燕姑娘?”林骏驰一眼看见逆向而行的丁潇潇,高声喊道,“保护凌燕姑娘!”
“不用……”丁潇潇刚要拒绝,已经有一个小队迅速向她聚拢过来,七八个火把将她周围照的明晃晃,还没跑出去十米的丁潇潇被迫停下,她哀怨的盯着林骏驰,觉得这小伙子怎么这么嘴碎呢。
“别怕。”以为对方是让刺客吓着了,林骏驰赶紧安慰道,“世子府防卫严密,不会有疏漏的。”
“我不怕,只是没必要分出人手护着我,你们赶紧去救世子吧!”丁潇潇就不明白你这心怎么这么大,你那二脚猫功夫的主子,被武功高强的刺客围困,你不去救人盯着我干什么!?
“凌燕姑娘不用太担心的,世子应付得来。”林骏驰轻松答道。
丁潇潇瞥了他一眼,应付得来?要是老娘正常发挥,他连我都打不过。
看着林骏驰如此安逸,丁潇潇不由得好奇,往打作一团的两个人看去。
火把中间,只有李林和全身黑衣的刺客斗得你死我活,其他人只是看着,没有一个出手帮忙的。
李林的功夫丁潇潇之前没怎么看到过,在地窖里也是一脚踹晕的脚下败将。可现在看来,这家伙并不简单。
即便是自己不懂什么拳脚,但是看得多了,攻守交替之间谁占上风,谁处下风还是挺分明的。
刺客虽然占着偷袭的先机,但并没有取得上风,李林一招一式都很随意,却有很扎实的功底,一拳挥出,丁潇潇甚至能感觉到破风的力度。
这小子,当初不会是装的吧……
丁潇潇绞着手指,暗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