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農場
小說推薦超級農場超级农场
郭道之所以这样说,完全就是因为他知道王永生的性格。
如果他是因为自己私人的事情被修理成这个样子,以王永生的性格,根本就不会理会他。
所以现在他基本都不会把自己的事情说给王永生听。
每一次需要王永生出头的时候,都会以帮王永生找名贵的可以增加寿命的一些药草为借口。
因为,王永生收他为徒弟,最大的用途就是用他来收集那些能够让人长生的一些药草。
比如千年人参,比如千年灵芝等……
至于真正把他当徒弟?
郭道摇了摇头,那根本就不可能。
“哦?”
王永生听到郭道的话,挑了挑眉,问道:“是什么东西,值得你出手?”
“千年人参,而且有几株。”郭道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嘿嘿,几株千年人参啊,倒是值得我出手了。”王永生阴阴一笑,站了起来,说道:“带路吧,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敢这么不给我面子,竟然连你都敢揍。”
“对了,你难道没有告诉对方,是我要那千年人参?”王永生忽然开口道。
按说如果是这西海市的人,一旦提到了他,任何人都得给几分面子,所以他有些疑问。
“师父,此人不是我们本地人,就是外地的一个愣头青,不过他实力很强,据我推测,很有可能是半步宗师级别的存在,所以我才会在他的手上吃亏。”郭道向王永生说道。
“嗯,你不说我也知道,对方应该至少都是半步宗师,不然不可能伤得了你。”
王永生开口,吩咐道:“带路吧,这几株人参,我是一定要拿到的。”
他这一辈子没有什么高的追求,就是想想办法让自己活得久一点儿。
“嗯嗯!”
郭道激动,终于请动了王永生出手了。
与此同时。
“妈,人我找到了。”
一位中年人站在了一位老奶奶的面前,中年人对老奶奶非常的恭敬。
中年人,自然就是那个特殊组织的郝建,至于他面前的老奶奶,挂电话是他的母亲卓奶奶。
“真的吗?那真的是太好了,他在什么地方,我一定要找到他,这两天没有找到他,都快成了我的心病了。”
卓奶奶激动的站了起来,对郝建说道。
之所以她有这么强烈的愧疚感,是因为她回来了之后,又有专门的私人医生给她做了检查,但是检查的结果告诉她,她的心脏病被永久的治好了。
要知道,她的心脏病就是国际最牛逼的医院都诊治过,最多就只是用药物维持着心脏病不复发,根本没有办法把这心脏病给治好。
但是,这一次她去检查,发现自己的心脏病竟然被治好了。
这不是张亮的功劳,又是谁的功劳?
所以,她是一定要感谢张亮的。
月寒霜冷逝夕颜
“他在石破天那里。”郝建回道。
“在小石那里啊,我这也有好多年没有见过小石了,这小家伙也是挺不错的一个人,要不,今天就到小石家里坐坐吧。”
卓奶奶提议。
郝建哪里敢反对,当即就同意了下来。
对于石破天,卓奶奶是有些印象的,石破天是一个很重义气的人。
在西海市,能够叫石破天小石的人,恐怕也只有卓奶奶一个人了。
“张亮,你不该放这郭道离开的。”
郭道离开之后,石破天对张亮说道。
“哦,为什么?”张亮好奇问道。
石破天解释道:“这石破天的心眼极小,你今天把他的一只手一条腿给废了,他肯定会想办法报复你的。”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敢有报复的心思吗?”张亮反问道。
石破天苦笑道:“他可能没有报复的心思,但是他的师父一定有,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的师父是何人吧?”
“其实他的师父是我们市武术协会的会长, 也是我们市里面唯一的一位宗师级别的强者。”
“我知道你的实力应该也在半步宗师甚至宗师境界,但是他的师父叫做王永生,成名已经有很多年了,他的战斗力,可不是普通的宗师那么简单。”
石破天有些话没有说,那就是没有直接告诉张亮,张亮的实力并没有王永生这么强大,不过他相信张亮应该听得出来自己话里面的意思。
“没事,他师父敢来找我麻烦,我打断他师父的腿。”张亮淡淡开口。
石破天嘴角抽搐,那可是宗师级别的存在,张亮竟然想要打断对方的腿,太可怕了。
“走吧,我们先回去。”
石破天没有继续说下去,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再说这些话,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他都想好了,等到自己等人一旦回去,他就准备去找卓奶奶去。
他与卓奶奶之间有点小交情。
而在整个西海市里面,能够压制住王永生的,恐怕就只有卓奶奶了。
虽然说卓奶奶没有什么实力,但是卓奶奶在西海市的影响力,绝对不是区区一个王永生相比的。
如果王永生与卓奶奶这样的华夏重器为敌的话,绝对会被一些现代的武器轰成渣的。
你就算是宗师又如何?
能够有追踪弹厉害?能够面对无数的子弹扫射?
所以,这个世里面,还是有让王永生害怕的人物。
石破天带着张亮回到了自己的海边。
不过,他们刚回去,郭道竟然就出现了。
石破天的脸色狂变。
他没有想到,郭道的速度这么快,手和脚都不去医院做处理,就直接去请王永生了吗?
郭道这家伙,对自己这么狠?
“石破天,没有想到这才短短一会儿时间,我们又见面了吧?”郭道开着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把石破天等人的路给拦了下来。
“确实没有想到,不过郭道,今天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大家心里都有数,我的背后,也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所以如果你识相的话,就把路给让开,我们就当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以后依然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石破天压制住心中的担忧,对着郭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