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在楚云还没当父亲,英雄还没诞生之前。姑姑就已经离京了。直至现在,姑姑也一直没有回京。
但偶尔,姑姑会有消息传回燕京城。
主要联系人,也正是楚少怀。
倒不是厚此薄彼,而是楚云太忙,姑姑也懒得跟楚云做过多的沟通。
有联系,其实也担心楚云问这问那。
但这一次,楚云再一次从楚少怀嘴里得知姑姑的消息,竟是失联了。
“平时你们联系的很密切吗?”楚云皱眉问道。“四十八小时不联系,就算失联了?”
“以前其实联系的不算密切。”楚少怀解释道。“但最近,姑姑似乎在调查一些很重要的事儿。基本二十四小时就会和我联系一次。虽然也没有谈论什么,但总归是要让我知道她的下落。我能够感受到,姑姑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了。她是故意与我保持联系的。”
楚少怀深吸一口冷气。说道:“但这一次。姑姑四十八小时没有联系我。我主动去联系,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姑姑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楚少怀十分担忧地说道:“哥。我担心姑姑遇到麻烦了。”
楚云闻言,沉声问道:“姑姑目前在哪儿?”
“上次联系的时候,姑姑在瑞士。”楚少怀说道。
瑞士?
楚云皱眉。
他不确定姑姑跑去瑞士干什么。存钱?在那边有业务往来?
很显然,这些都不靠谱。
姑姑这趟出远门,是为了调查父亲的事儿。这一点,楚云是非常确定的。
那么去瑞士,自然也有姑姑的理由。
可现在,姑姑失联了。
而且极有可能是在瑞士失联了。
楚云不得不管,也不得不引起重视。
父亲的往事,不论是对楚家还是楚云,都非常重要。
哪怕是二叔楚中堂,对父亲的事儿,也并不是有全面的了解。
就连萧如是,也对父亲的事儿只字不提。只是告诫过楚云,这恩怨,这仇恨,得楚云自己来报。
挂断电话之后,楚云亲自给姑姑打电话。
同样,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皱眉道:“我要去一趟瑞士。”
陈生闻言,没有任何的迟疑。点头说道:“家里的事儿,我会随时向您汇报。您放心过去。”
陈生掉转车头,直奔机场。
楚云说做就做。这是他一贯作风。
陈生对此也习以为常。
至于家里,陈生自然会详细地向夫人汇报。
当然。夫人也未必需要他的汇报。仅仅只是陈生做分内的事儿罢了。
抵达机场后。
楚云简单叮嘱了陈生,并告诉他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然后便亲自给顶梁打了电话。
“我得出门一趟。”楚云言简意赅地说道。“去瑞士找我姑姑。”
“姑姑怎么了?”
正在家中喂奶的顶梁关心道。
几年过去了。
她跟楚红叶的关系,也没之前那么恶劣。
或许是年龄大了。没了往日的锐气。
又或者是结婚生子了,顶梁内心的安全感比以往更足。
“姑姑失联了。”楚云坦白说道。“我要去找到姑姑。”
“需要我做什么吗?”苏明月皱眉。
姑姑失联了?
她是了解楚红叶的。
不论是在燕京城,还是在华夏商界。
楚红叶的影响力,绝对不容小觑。
或许在明面上,她比不上二叔楚中堂。
但实际上,楚红叶的综合能力,甚至不在楚中堂之下。
能让楚红叶失踪?
那会是什么力量在作祟?
“不用。”楚云微笑道。“你安心在家养着。我会搞定这一切。”
姑姑失踪了。
楚云就算把整个地球翻转过来,也一定要找到姑姑。
如果说苏明月是楚云这一生不可离开的至亲。
那么楚红叶,便是陪伴了他整个人生,对他的性格都有着极大重塑的女人。
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楚云必须找到姑姑。
也必须确保姑姑安全地回家。
“嗯。你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你。”
苏明月只是简单的叮嘱后,便挂断了电话。
她不会干扰楚云的人生。
不论楚云要做任何事儿,她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无条件支持。并在背后做好后勤工作。
抵达瑞士的时候。
已经是傍晚时分。
楚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
但暗影和陈生,会把准备工作做好。
真田木子在这方面,也是专家中的专家。
早在楚云还没动身之前,远在海外的真田木子,便已经摸清楚了瑞士这边的情况。
并且根据楚少怀提供的资料,掌握了姑姑在瑞士这边的行踪。
接机的不是别人,正是真田木子。
刚坐上车,真田木子便开始汇报情况。
“楚小姐的确在瑞士逗留过一段时间。也见过一些人。但楚小姐行踪很低调,也很神秘。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并不多。包括她的去向。”真田木子缓缓说道。“但从目前的线索来看,楚小姐应该没有离开瑞士。”
没有离开瑞士。
这是真田木子搜集总结到的,最重要的一条信息。
没有离开。
真不想剧透
却失踪了。
答案有且只有两个。
要么,被人间蒸发了。
要么,姑姑自己藏起来了。
楚云的心沉了下来。
尽管他更倾向于后者。
可具体如何,楚云无从得知。
“我姑姑在这儿见过什么人?”楚云沉声问道。
“当地最大的银行家。波尔总裁。”真田木子说道。“这是当前我所知道的,最能让我们接近真相的情报。”
“帮我约见他。”楚云说道。
“已经在约了。”真田木子说道。“但此人脾气古怪,在瑞士当地,说是地头蛇一点也不过分。我们的势力,还不足以让他对我们言听计从。”
“不需要让他对我们言听计从。”楚云淡淡摇头。说道。“你有能力让他对我们感到害怕吗?”
真田木子闻言,立刻明白了楚云的意思。
这个能力,真田木子有。
让一个人感到害怕,最根本也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
穿越进棺材·狂妾 流白靓雪
让他体会到死亡的威胁。
这是真田木子的强项。更是楚云最擅长的事儿。
当晚。
楚云在酒店吃过晚餐,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之后。
真田木子那边就传来消息。
“已经约好了波尔总裁,晚上在一家会所见面。”
楚云淡淡点头。说道:“继续彻查我姑姑的消息。我不希望所有事儿,都从别人嘴里听到。这太被动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