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们离开德龙,回到珠宝街之后,来到店铺里,苏舒拿着手镯摆在他们家的柜台上。
苏锦城看着那枚手镯,他说:“这……这是什么意思。”
苏舒立马说:“阿峰帮你讨回的公道,阿峰去德龙把杨德彪给打了一顿,又把他的店给砸了,这个镯子,是他想掉包,被阿峰给抓个正着,逮住的,这个镯子的价值,刚好可以弥补咱们家的损失。”
苏锦城立马说:“阿峰,这不对,行有行规,在翡翠这行,你打了眼,你就得吃药,虽然我很不舒服,但是,咱们不能坏了规矩。”
我说:“苏老板,我可没坏了规矩,我到那杨德彪店里,一个关于你的字,我都没提,我就是去买货,那孙子被我给抓了包,他自己个说了,假一赔十,这说出去的话,就是钉上的钉,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苏锦城摇了摇头,我说:“行了,这件事,我林峰兜着,绝对不会让你这种正经做生意的人吃了亏,也绝对不会让他那种狗嘎啦占便宜。”
我说完,手机就响了,我看着是周天明的电话,我就笑着说:“我接个电话。”
特殊 案件 調查 組
我说完就走出去了,我借了电话,我说:“喂,周行长,有事吗?”
周天明笑着说:“从今天起,我就不是行长了,正式退休了,今天晚上,请你喝杯酒,庆祝一下。”
我说:“哟,这,恭喜您啊,人生圆满了,行,晚上,我一定到。”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走进店铺里,我说:“给我来一套求高升的物件……”
周天明虽然退休了,但是,她女儿正式接棒,我得送她女儿一点东西。
苏锦城说:“这有一套高冰阳绿的竹节高,送求职高升的最合适。”
我点了点头,看着苏锦城吧一个竹节高拿出来,物件真好看,高冰种,冰清玉洁,阳绿饱满,刚正不邪,这可真是好看。
我跟苏锦城说:“,就拿这个,给我报上。”
苏锦城也不多说,直接给我包上了,我也没提钱的事,我跟他也不虚头巴脑的。
我跟苏舒说:“晚上,我有个局,我先走了啊。”
苏舒立马说:“那晚上还回来吗?”
我笑着说:“看情况,再说吧。”
我说完就上车,直接去周天明家里。
周天明退休了,我得安排好后面的事,虽然退休了,但是,他这颗大树不是倒了,咱们这些猢狲,一定得伺候好才行。
不管是他的管理经验,还是手上的人脉,对于我来说,都是重大的资源,能够让这些国企高管给我们私企做管理,那是我们赚了。
毕竟,国家可是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培养的,这是我们赚了便宜。
车子开到了周天明家的小区,我直接下车,带着东西上楼去。
到了楼上,我按了门铃,门立马就开了。
我看到华嫂开门,我立马就说:“哟,华嫂,做头发了,这头发烫的可真好看。”
华嫂立马哈哈笑着说:“小林你可真是细心,我这头发今天刚做的,你天明哥愣是没看出来,真是把我给气的够呛,你快进来,都在书房呢。”
我一听都在,我就笑着说:“哟,这还有别人呢?我进去合适吗?要不,我就在客厅等吧。”
“进来吧,都是朋友。”
我听到周天明的话,立马就笑着带着东西到周天明书房。
我推开门一看,居然是邢兵,我立马说:“哟,原来是邢主任啊,我还以为是谁呢。”
周天明哈哈笑着说:“叫邢主任不行了,高升了,人家现在是行长了。”
我一听,立马就拍手,我生气地说:“你也不只会一声,您看看,这显得我多没眼力见啊。”
我说着,赶紧的就把东西给收起来。
我这东西不能送了,我要是拿出来我送给谁合适呢?
给邢兵,这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周天明的脸吗?
我要是给周婷,这巴结人,也应该巴结邢兵啊,所以,两边都不送。
邢兵笑着说:“今天通知才下来,也多亏你小林肯让利啊,让我那老大直接在年底干了一单几百亿的投资,直接就到总行去了,我那老大也厚道啊,人一走,立马就给我拉上来了。”
我立马笑着说:“恭喜恭喜啊,要不,咱们摆一桌,我请……”
邢兵立马挥挥手,他说:“那到不用,低调点,毕竟还没上任,而且,年关,查的紧,风气得保持,这不,这消息下来,我都没敢通知科系里的人,就怕手底下的人要请客,被人逮着把柄,麻烦就大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那行,等回头再说。”
周天明笑了笑,说:“坐坐坐……”
我直接坐下来,周婷立马端来水果,她说:“林总,吃点水果。”
我立马拿起来,笑着说:“我不客气啊,你不用招呼我。”
周婷笑着说:“看的出来,林总您可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就这样好,亲切,我爸都说要是能有你这样的儿子该多好。”
邢兵立马哈哈笑着说:“哟,老周啊,你这想的,还挺美的,趁着退休有时间,跟嫂子再努努力。”
华嫂立马故作生气地说:“我这都多大年纪了?老蚌生珠?想努力,也没那个福分了……”
邢兵笑着说:“没福气,那也不要紧,一个女婿半个儿,不是喜欢林峰吗?招了当女婿,那也行是不是?”
我听着立马就尴尬了,我看着周婷,她也看着我,看着我的表情,居然还略带羞涩。
我立马笑着说:“这话说的,我一个臭流氓,那能配得上周小姐,老邢,你别让人家周小姐尴尬了。”
邢兵立马笑着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小子,别那么不自信,几千亿的场子你都敢追,难道周婷你不敢追?”
我看着邢兵越说越来劲,赶紧就打岔,我笑着说:“那还不是你们捧我?没有你们,我早去踩缝纫机去了,噢对了,周老哥,您这也是退休了,我们云泰祥的财务总监的位置,您得抓紧时间来上任。”
凤阙天下:邪妃宠上天 青媛
听到我的话,华嫂立马说:“你这个孩子,逼命啊,这老周退休了,我们打算去旅游过过二人世界呢,这公文包都没放下呢,你又要他上任?能不能停几天?好歹也让他享享福。”
我立马啧了一下,我说:“先上任,公费旅游,我报销,咱们自家的旅行团,东南亚免费游。”
华嫂立马笑着说:“真的呀,老周,这挺好的……”
周天明尴尬的笑了笑,看了看我,我立马说:“我现在就安排入职手续啊,您可是一宝贝,我绝对不能放您走了。”
我说着,赶紧就跑出去打电话,临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那周婷。
她尴尬的坐在沙发上,眼神里都是失落。
我心里有点难为了。
这什么意思啊?
真的看上我了呀?
女婿?
别的都行。
这女婿。
还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