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何志远抬眼看向孟晴,面带微笑道:
“孟记者,你想多了,钱家兄弟也没错!”
“哦?”
孟晴抬眼与何志远对视,面露询问之色。
“商人逐利,无可厚非!”何志远沉声说,“每亩鱼塘每年五百元租金,已是钱家兄弟承受的极限了,在此前提下,他们何错之有?”
“何乡长,既然双方都没错,那这事的责任该由谁承担呢?”
孟晴柔声问。
“安河乡经济落后,乡里搞垂钓中心想拉动经济发展,但任何事有利就有弊。”
何志远沉声道,“从目前情况来看,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何乡长,请问,安河乡搞垂钓中心之前,有没有进行充分的市场调研?”
孟晴出声问道。
既然是垂钓中心的问题,美女记者就将矛头指过来了。
“孟记者,垂钓中心是我的前任搞的,对此我没有发言权!”
何志远出声道。
孟晴没想到何志远会以此推脱,眼珠一转,出声道:
“请问,何乡长,你准备如何应对这事?垂钓中心还会继续搞吗?”
这个问题,何志远既无法回避,也不便推脱。
“孟记者,实不相瞒,垂钓中心是我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之一?”
何志远不动声色的说。
孟晴听后,轻哦一声,问:
“这么说,你不但要搞垂钓中心,还要加大投入?”
“我看好垂钓中心的发展前景,只要我们用心去搞,一定会搞出名堂来!”
何志远一脸笃定的说。
孟晴抬眼看向助手,示意他将摄像机镜头关闭。
张晓亮见到孟晴的眼色后,连忙盖上了摄像机的镜头盖。
醫 妃
“何乡长,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的这一举动,和许多官员的做法大相径庭,你确定真要这么做?”
孟晴一脸正色的问。
官场中,一段情况下,前任搞的工程项目,继任者很少继续搞下去。
这是类似潜规则一般的存在。
如果接着前任的工程项目搞下去,搞好了,功劳是前任的,做不好,则说明你无能。
吃力不讨好!
在此前提下,谁也不愿这么去做。
孟晴作为芜州的知名记者,熟知官场的门道,才会有此一问的。
何志远抬眼看向孟晴,一脸严肃道:
“孟记者,我现在就算说的天花乱坠,你也未必会相信,一年半载后,欢迎你再到安河来采访。”
“行,何乡长,我接受你的邀请,半年后,一定再来安河采访你们垂钓中心。”
孟晴面带微笑道。
何志远满脸笑意,连声说欢迎。
“晓亮,你先出去一下,我有点私事和何乡长聊!”
听到这话,张晓亮不敢怠慢,连忙快步出门而去。
张铭和何志远打了声招呼,也出门去了。
“何乡长,你和緈瑜是好朋友?”
孟晴柔声问。
在说到“好朋友”一词时,孟晴明显加重了语气。
何志远一下子猜不出他的用意,含糊其辞道:
“我和緈瑜是朋友,关系不错!”
“据我所知,你和緈瑜并不是大学同学,你们……”
孟晴面带微笑道。
来自死亡的召唤
“我的前女友和她是闺蜜!”何志远直言不讳道。
孟晴也是吴緈瑜的闺蜜,何志远并未藏着掖着。
“哦,緈瑜的朋友我大多认识。”孟晴抬眼看向何志远,“何乡长,不介意说出你前女友的名字吧?”
“夏若雪!”
“我知道了,就是那位和孙二少……”
孟晴说到这儿,停下话头,俏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夏若雪和何志远分手后,便成了金陵孙家二少爷孙毅成的女朋友。
“何乡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孟晴面带愧疚之色。
“没事,自从分手后,我和她就形同路人了!”
何志远一脸淡定的说。
分手后,何志远对夏若雪充满了憎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烟消云散。
“何乡长,緈瑜是个好女孩,和你的前女友截然不同!”
孟晴抬眼看向何志远,似有所指。
何志远没想到孟晴会将话题扯到吴緈瑜身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何乡长,今天的采访将在明晚的《百姓生活》中播出,你没意见吧?”
孟晴柔声问。
“没意见,不过还请孟记者帮乡里多美言两句!”
何志远面带微笑的说。
相同的采访内容,配备不同的解说词,极有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何志远虽不是记者,但却熟知其中的门道。
孟晴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没问题。
“何乡长,下周緈瑜到芜州来玩,你有空过去聚一聚吗?”
孟晴抬眼看过去,柔声问。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出声道:
“如果没有特殊事情,我一定过去!”
“好,就这么说定了!”孟晴开心的说,“何乡长再见!”
“孟记者再见,我送你!”
何志远站起身来,冲孟晴做了个请的手势。
送走孟晴之后,张铭跟在何致远身后快步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乡长,你认识那女记者?”
张铭好奇地问。
在这之前,何志远特意让张铭去处理这事,他如果认识女记者的话,这一安排便不合常理了,难怪后者心中不解。
“我也是刚通过朋友介绍,才认识他她的。”
何志远实话实说。
“既然认识,她总该给你面子吧?”
张铭满怀期待地问。
尽管张铭是何志远的铁杆手下,又亲自参与了这事,但其中的隐情却不便向他说明。
“她只是个小记者,这是领导交代的,没办法!”
何志远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神色。
张铭本以为何致远和孟晴相识,能将这事搞定的,谁知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脸上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乡长,这可怎么办呢?”
张铭一脸郁闷的问。
何志远抬眼看向张铭,一脸淡定的说: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这事我们乡里并无过错,他要报道,便让他去报去了。”
何志远脸上露出几分无所谓的神色。
张铭抬眼看向何志远,欲言又止。
何志远刚到安河乡,脚跟还没站稳,这时候若是被《百姓生活》报道的话,绝不是什么好事。
何志远明白张铭的意思,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以示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