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造化!”
雷一鸣脸黑了,造化的威能足以剥夺他的一切,调转身体,他展开土遁术就逃。
咔嚓!
肖沐再次打出造化的白光,伴随着金光一暗,玄阳炎金袍飞离雷一鸣的身体,落在肖沐手里。
“无耻!”雷一鸣怒极冲着肖沐大吼,同时慌乱的收回神相。城隍相降落了,从头顶开始融入他的身体。
咔嚓!
又是一道造化的白光提前打在雷一鸣的身上,城隍相不受控制的从他体内飞出,化作城隍印飞向肖沐。
造化的力量太强大了,让肖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战胜对手。
※※※
呜呜呜!
凄惨而压抑的哭泣声自高空悬挂着的幽冥之河中传出,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头顶同时现出各自神相。
黑猩猩男子挥出宝刀,往空中对着赵耀古一抛,这青黑色宝刀就如流星飞出,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青光闪烁中犹如陨石天降,砸向赵耀古的脑门。
嗡!
赵耀古手中轮回镜一闪,过去的光芒扫射过来,过去和现在交换方位,宝刀从过去的虚影中穿过,在青石板的地面上切出一条几十丈宽的深深裂缝。
嗤啦!
土地神位业的黑西装男子冲了出来,将地理志往地上一抛,大地裂开了,将赵耀古、褚青木、余家声三人分开。
脸上皮肤犹如老树桩的男子突然高高跳起,冥差的神相出现在他的头顶,这神相左手拿着一根青黑色的锁链,右手握住锁链中间位置摇晃着,紧跟着往褚青木的身上一扔。
嗖嗖嗖!
褚青木身上青光闪烁,展开木遁术就要向左侧方躲避,但他的位业和境界都远不能和老树桩男子相比,遁术才刚刚展开,就感到脖子上一紧,直接被锁链套中。
望 門 庶 女
“呵呵!”
老树桩男子脸上现出诡笑,突然用力一拽锁链,锁链被收紧的同时,褚青木身不由主的往后飞出,被老树桩男子抓住锁链用力一甩就甩到了幽冥河中。
幽冥河的河水侵染了褚青木的身体,幽冥河的河水开始往他的体内侵蚀,身上轮回的天命点闪烁出箭状的青光,这青光直接透出幽深古井,在褚青木头顶上方找出一个虚幻的轮回印。
嗤!嗤!
褚青木身上传来腐蚀的声响,青黑色的轮回之力侵蚀了他的身体,从外部开始向内部侵蚀,他的身上、脸上,大块大块黑色的血肉脱离了身体坠落往地面。
褚青木呆滞在原地,轮回的侵蚀之下,他已经清晰的感应到那种力量侵蚀了自己体内的能量,导致他的实力开始降低。
“老褚!”余家声惊慌冲着褚青木呼喊,失措中嗓音都哑了。
“轮回!”
一道青黑色的镜光突然从赵耀古手中折射过来,像是飞来的青色利箭突然射入褚青木的身体。
褚青木身上,轮回的光芒乍现,将过去和现在进行了替换,他身上的幽冥之水消失了,腐蚀也消失了。
“你罪孽深重,当有厄运缠身!”
看到褚青木脱险,余家声松了口气的同时,突然伸手冲着黑西装男子一指。
小 嫡 妻
黯红色的灶神相出现在余家声头顶,黯红色的光华从神相七窍中射出,立刻,黑西装男子的头顶出现了一团黑色劫云。
轰隆!咔嚓!噼里啪啦!
黑色劫云笼罩之下,黑西装男子体内传出雷霆霹雳的声响,并同时闪烁出亮白色的电光火花。
焦臭的气息传出黑西装男子的体表,这男子瞬间变成一个焦人。
一次的袭击得手为余家声争取了机会,他一下子遁到褚青木身边拉住褚青木就逃,同时也没有忘记招呼赵耀古,“快走!”
嗖嗖嗖!
赵耀古几乎是和余家声褚青木同一时间展开遁术往护村队的正东方逃遁。
三人遁逃的目标方向乃是远处的大门,身为门神的赵耀古要继续带着余褚两人通过门神威权离开战斗现场。
砰砰砰!
青黑色的长刀飞过来,直接将附近的大门一扇接一扇轰的粉碎。
黑西装男子再一次扔出了地理志,土地神的幽青中泛金的光芒打在地面上,大地突然在赵耀古等人前方裂开了一条十几里长的巨大裂缝。
这突然出现的巨大裂缝将赵耀古等人的道路拦住,三人速度一慢的瞬间就再次被追紧。
“放弃挣扎吧,你们逃不掉的!”
“不要妄想着肖沐能救你们,长生老祖早就布好了局,等待着肖沐上钩。现在,肖沐一定正在被长生老祖他们追杀。”
“不仅你们要死,肖沐也要死!”
三名天外男子慢慢围了过来,彻底堵死赵耀古等人的退路,嘲讽的同时脸上露出讥笑。
赵耀古没有回应,转头望向余家声和褚青木两人,三人的神情慢慢变得悲壮。
轰隆!
赵耀古头顶,门神相突然挥舞着青黑色巨斧轰出,同时罩住了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两人。
与此同时,轮回镜在他的手中转动,将一道过去的光芒打出,从左到右像是一根挥舞的长枪一样同时扫向三人的脚下。
轮回的光芒直接从地上铺开,过去和现在发生了转变,天外三人的身影突然回到了几秒钟之前所在的位置,猝不及防当中门神相挥舞着的青黑色巨斧从天而降,直接轰在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过去的虚影身上,血肉飞溅。
而由于天外三人都被轮回镜的过去光华罩住,过去和现在互换了位置,猝不及防之下,被青黑色巨斧击中的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同时受伤。
赵耀古攻击的毕竟只是两人过去的虚影,对现实造成的伤害遭到了削弱,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的伤势并不算很重。
啪!
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同时伸出右手,隔空一拍,幽冥之河再一次被拉扯出来,青黑色的轮回光华从河水中射出,在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身上一照,过去和未来再次发生转变,两人本来就不算很重的伤势立刻就从身上消失了。
嗤!
黑猩猩男子身形突然冲天而起,一尊冥将的神相出现在他头顶,手握青黑色宝刀舞出一枚刀轮将四周几十丈方圆同时圈在里面的同时竖直斩向赵耀古的头顶。
黑西装男子同时动了,挥舞着地理志直接冲向余家声。余家声一边后退,一边鼓荡出灶神位业和对方近身搏战,却时不时的利用灶神威权召唤劫云攻击对手。
最凄惨的依然是褚青木,他再一次被老树桩男子盯上了,实力和境界都不如对方的他没几下就再一次被对方利用锁链拉扯进来幽冥之河,被河水侵身。
褚青木的身上传来腐朽的气息,血肉和神识都开始腐蚀,大块大块腐烂的黑色血肉从身上滑落,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嗡!
赵耀古见此,焦急的一晃轮回镜,再次对褚青木打出一道过去的光华,试图将过去和现在呼唤解救褚青木。
“呵呵!”
冷笑声从黑猩猩男子的口中传出,虚淡的轮回印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伸手一握之下便从高空中的幽冥之河中拉出一大片的幽黑色冰冷河水挡在赵耀古和褚青木之间。
枪王之王
噗!
轮回镜的镜光打在幽冥河水上面被河水挡住,镜光锋锐的力量将幽冥河水打穿的同时自身也失去了势头,直接在空气中溃散,变成了一朵青黑色的死亡之花慢慢消失。
“我……你……”
褚青木喉咙里发出涩滞沙哑的声响,腐烂的血肉坠落中身体慢慢萎顿在地上,最终变成了一滩青黑色的脓血。
哗啦!
高空中的幽冥之河对褚青木所化的脓血产生感应,突然沸腾了从高空延伸过来,像是涨潮的海水一样迅速将褚青木死亡之后尸体所化的脓血冲刷干净,融入了幽冥河的河水。
“老褚!”余家声惊怒交加,褚青木的死亡让他忿怒无比,眼角都裂开了,有鲜血顺着脸颊流下,啪嗒啪嗒的滴在地面的青石上。
“死了一个了。”老树桩男子口中发出得意的叫嚣。
“先杀强者,帮我!”黑猩猩男子冲着老树桩男子大叫,招呼对方帮忙对付赵耀古。
赵耀古手握轮回镜,能在过去和现在之间转换,只要杀了他,余家声区区灶神不足为惧。
哗啦啦!
老树桩男子挥舞着青黑色轮回锁链,直接对着赵耀古的脖子扔去,这青黑色轮回锁链像是蛇一样在空中盘曲,对着赵耀古的脖子套下并收紧。
战斗中的赵耀古突然感到脖子凉飕飕的发冷,毫不犹豫的展开土遁术脚踏黄色遁光向右侧避让。
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的配合极为佳妙,在老树桩男子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料到了赵耀古的举动。
他伸手往高空对着幽冥之河一拉,幽冥之河的河水就像帘子一样被他从高空中拉扯下来从赵耀古撤退的方向挥洒过来覆盖向赵耀古。
哗啦!
来不及躲避的赵耀古被青黑色幽冥之河河水撒在身上,全身都被河水浸透。
幽冥河的河水极寒极冷,身上沾染了河水的赵耀古立刻感到刺骨的寒意,与此同时,被河水沾染的位置传来麻木的感觉,皮肤变黑了,开始腐蚀。
轮回之力的腐蚀让人恐惧,失措中赵耀古拿起轮回镜对着自己的身体便照。
“轮回!”
轮回之光从镜中射出,射向空中的同时又反射回来打向赵耀古。
啪!
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极有默契的各自伸出一只手掌一拍,将幽冥之河拉扯下来迎向射向空中的轮回的镜光。
噗!
射向高空的轮回镜光直接打在幽冥之河的河水上面,那河水只是波动了一下,就将同根同源的镜光吸收。
赵耀古脸黑了,就只是这么片刻时间的耽搁,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腐蚀,血肉都变成黑色,腐烂的肉块大块大块的从身上脸上滑落,砸在地上。
“艹!来晚了!”
附近的空气突然扭曲,在那扭曲的空气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喝骂,白光中肖沐从中跳了出来。
击杀雷一鸣之后,他立刻借用造化之力赶来,结果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褚青木死亡,就连赵耀古都中了轮回之力。
“赵兄,你没事吧?”肖沐出现在赵耀古的前方,回头询问。
“我还好,可惜褚青木被他们杀了。”赵耀古语气悻悻,看到肖沐出现,松了口气的同时再次拿出轮回镜给自己驱除伤势。
“有人被杀了!”
肖沐一愣,紧跟着坚定的,“赵兄放心,他们一个都走不了。”
“你是肖沐?”看到肖沐出现,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便既有默契的停下了进攻赵耀古。
“你是怎么从长生老祖和雷城煌的手下逃脱的?”
两名天外男子都感到不解。
“赵兄,看我为你和褚青木报仇!”肖沐从容的回头看了赵耀古一眼,并没有回应两名天外男子的问话。
“你,肖沐,你敢轻视我们!”黑猩猩男子有些恼怒,感觉被轻视了,和老树桩男子一起怒视肖沐。
“接下来就靠肖兄你了,请务必不要手下留情。”
赵耀古边说边用轮回镜将一团轮回之光打在自己身上,在他身上,腐蚀的速度变慢了。
“唉!真是麻烦!”
肖沐转过身来面向两名轮回体系男子,突然轻轻叹了口气。
紧跟着,肖沐出手了,伴随着嗡的一声巨响,金光从他体内射出,天帝印旋转着飞了出来,下一刻就出现在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的头顶上方。
大令旨横空而起,和天帝印一起挥洒出道道金霞,至高无上的意念从天而降,瞬间就压制住了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
“你……你……这就是天帝威权!”
黑猩猩男子和老树桩男子失声变色,肖沐天帝威权对他们这种阴神的压制太强烈了,感觉就像是被巨山死死压住,让人毫无抵抗的余地。
“见识不错,可惜帮不了你!”
肖沐脸露笑容,伸手冲着天帝印一指,神威直接化作神念从口中爆开,化作威严的声音响彻四方,“剥夺!”
天帝印内部人形虚影伸出双手,抓住黑猩猩男子头顶的冥将相向上一拉,很轻松的就将冥将相从黑猩猩男子身上拉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