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几日前,也就是血案发生的第二日,一艘宇宙飞船降临火星,没有选择刘危安的范围,落在了江东省。很快,宇宙飞船的身份搞清楚了,是十大商会之一的梅花商会。
从地球总部来了一位负责人,统领火星一切业务。之后,此人频繁接见各大势力主。势力范围达到一个市,或者人数过千的大大小小的势力主,都被此人接见了,很快,有人发现,唯独漏掉了目下最强大的刘危安。如果说因为距离远,但是连最北边的炎岩省的皇甫少杰都有联系,都督和刘危安没有一点接触。
一开始,有人猜测,刘危安势力最大,所以梅花商会最重视,因而排在最后,但是一连好几日过去,梅花商会依然没有动静,就有不同的声音传递出来了。
“莫非,梅花商会对刘危安不满?”
这种猜测并非没有依据,刘危安执掌黑月省、天风省和湘水省以来,多次否决了梅花商会涨价的决定,强制性否决。
同时,对于梅花商会也没有多少客气。对于横跨各大星系的梅花商会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不过,刘危安势大,梅花商会也只能忍着。
现在梅花商会总部来人,底气自然更足了。刘危安再厉害,也只是占据一偶之地,梅花商会的业务遍布火星、地球、水星、月球,富可敌国。
刘危安就体量来说,还真和梅花商会没有一比之力。
众说纷纭之时,一辆悬浮汽车停留在黑月省总督府大门口,总督府是原来的黑月省省政府大楼,换了个名字而已。
总督府门前是不允许悬浮汽车经过的,不过,守门的战士看见是梅花商会之后,忍住了。悬浮汽车足足停留了三分钟,等到罗梦从大门口走出来,才缓缓落地。
一个趾高气扬的青年从汽车出来,开口第一句话便让罗梦眉头一皱。
“刘危安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呆萌孔雀女:极品婆家吃定你
“你是何人?找我家总督何事?”罗梦上前一步,声音如春风。
“我家主人是姚金堂姚总裁,知道我是谁了吧?”青年目光在罗梦脸上转了一圈,闪过一丝惊艳,马上又恢复眼睛朝天的样子。
“原来是梅花商会姚总裁,不知道驾临总督府何事?”罗梦行了半礼,不是对青年,而是对青年身后的姚金堂。
“让刘危安来见我,我家主人说了,这件事只能当做刘危安的面说!”青年大刺刺道。
“我们总督事务繁忙,现在没时间,如果你的事情不急的话,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总督有时间。”罗梦道。
“我现在就要见到刘危安,别说我不通情达理,我给他10分钟的时间处理了事情出来见我,10分钟之后如果我见不到人,后果自负。”青年冷冷道。
罗梦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请到里面休息,我去通报一声,看总督能否抽出时间来。”
“你耳朵有问题吗?让刘危安来见我,不是我见他,不要搞错了。我就站在这里,哪都不去。”青年呵斥道。
“稍等,我去请示一下。”罗梦不待青年表示便进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青年一开始还能镇定,很快就开始急躁了,当十分钟过去,他的脸色沉下来了。对着八个守卫,一字一顿:“立刻让刘危安来见我,否则,后果他承担不起!”
八个守卫眼观鼻,鼻观心,充耳不闻。
“刘危安,滚出来见我——”青年怒了,突然冲着总督府大喝,声音如雷,滚滚传递出去,附近的数十条大街都能听见。
“放肆!”守卫的脸色变了,目光如刀,其中一人冷喝:“总督府门前大神喧哗者,镇压!”一拳轰出,化作泰山,出现在青年头顶。
“你敢!”青年又惊又怒,没想到区区一个守卫,胆敢向他出手。不过,他却怡然不惧,既然该一个人来这里,自然是有底气的。他本身是一个黄金级高手,在青年一代里面,比不上那几个妖孽,但是绝对不弱。同样一拳轰出,不过,两拳刚一接触,他的脸色就变了。
砰!
青年双膝一弯,重重跪倒在地上。
刀影瑶姬 司马翎
“你找——”青年彻底愤怒了,眼中射出浓烈的杀机,不过,‘死’字尚未出口,头顶的力量骤然增加了一截。
轰——
大理寺地板四分五裂,扬起的灰尘涌向四面八方,青年脸色涨红,青筋毕露,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严重的怒火很快转变成了恐惧,头顶的力量不断增加,他快要撑不住了。
如果战士不收手,他会变成一滩肉渣。来之前,他百分之百肯定刘危安不敢对他如何,但是现在,他没有一丝底气。
“住手!”
就在青年坚持不住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听在青年耳中,犹如天籁。罗梦出来了。
“来者是客,人家不动总督府的规矩,第一次可以原谅。”罗梦道。
“是!”守卫收回了拳头,如山的压力瞬间褪去,青年浑身一松,差点瘫在地上,总算顾忌面子,咬牙站起来了,冷冷地盯着罗梦:“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如果你现在回去,你觉得梅花商会是会为你出头,还是会因为你的丢脸把你给换掉?”罗梦语气淡淡,“据我所知,姚金堂可不是一个什么心胸宽广之人。”
我 有一 張 沾 沾 卡
青年的脸色骤然变了。
“如果是我,手下办事能力如此之差,一件小事都做不好,这样的人,就算我会因为面子为他出头,以后也不会用这样的人了。”罗梦继续道。
“请问刘总督有时间吗?我代表梅花商会而来,有事相谈!”青年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是低下了头。
“我们总督刚好有时间,请!”罗梦虽然让青年地了头,脸上却没有丝毫喜意。因为他知道,真正为难刘危安的不是眼前之人,而是青年身后的姚金堂。
一个仆人容易对付,主人却没那么容易对付。
青年见了刘危安,不到十分钟便离开了。关注这一幕的各大势力热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