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黎爺的軌跡
小說推薦新黎爺的軌跡新黎爷的轨迹
黎恩想起了一个人,奥蕾莉亚。
和自己一样,都是坚定的泡汤爱好者。
也在悠米尔泡过。
虽然宿舍的大浴池也不错,但和真正的温泉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
回去告诉她的话,应该会有些羡慕吧。
心情不好,说不定还会拉着自己比剑。
最后可能还会说上一句,如果能先比武,后泡温泉,那才是人间乐事。
用水扑了扑脸,将没什么意义思绪扫清,黎恩听到了脚步声。
不要误会,不可能是刚才想的人,想谁谁来那是连小幻都没有的能力,奥蕾莉亚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来的人是自己的养父,特奥·舒华泽。
这个肩膀比黎恩还宽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木质浴桶,桶中装着两瓶红酒,两支红酒杯,在黎恩的身边坐下。
熟练地打开其中一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对黎恩晃了晃:“喝点儿?”
“晚餐的时候就喝了不少,还喝?”黎恩略显犹豫。
自家养父有着北地男儿的一贯风格,豪爽大气爱喝酒,除去早餐,顿顿都要喝一点。
没人陪,一个人小酌一番,有人陪喝到尽兴乃至烂醉都有。
“儿子回来,高兴,在温泉里喝酒,别有一番滋味。”
“我知道。”
又不是没见过云老师和父亲一边泡温泉,一边拼酒的样子。
只拿两瓶红酒算是手下留情,巅峰对决都是论桶算,黎恩自叹不如,奥蕾莉亚来应该有精彩的一战。
呃,怎么又想到她了。
“那就稍微喝一点吧。”
接过酒杯酒瓶,自己倒上。如果是冬天,可以将酒瓶放在温泉里温一温再喝,更有风味,不过现在是夏天,冰冰凉凉的口感也很舒适。
碰杯,饮尽,自家人喝酒,没社交礼仪那么多讲究。
小口小口抿,把皮肤泡到发白也喝不完两瓶。
“很早就像和你这样喝酒了。”特奥重新倒酒,感慨。
“那不是因为没满二十岁嘛。”满二十岁,意味着可以合法饮酒。
“说起来,还没有和你说二十岁生日快乐,再走一个。”
“好。”黎恩算过自己的量,再来一瓶红酒问题不大。
又是一杯下肚,特奥的兴致更高:“这就对了,喝酒就是要干脆一点。你平时压力那么大,要想的事情也多,至少在喝酒的时候别那么多顾虑。云老师说的借酒浇愁,其实还是有些道理的。”
黎恩嗯了一声,重新倒酒后,若有所思:“父亲……你是有什么想话想和我说吧。”
从劝酒开始,父亲的态度就有点不太正常,不对,应该是更早的时候。
“不该是你有什么和我还有露西娅说吗?”特奥反问,“你心里有事,我和你的母亲都看得出来,不过有孩子在,我们就没问。”
“被看出来了啊。”
黎恩背靠浴池壁,让自己的身体更下沉一些。
自己能发现父母的异常,父母当然也能看出自己的变化,有些事不是想瞒就能瞒得住。
“毕竟是从小养大的孩子。”特奥不无自豪地说道,“说说吧,我不一定帮得上忙,但可以当一个合格的听众。”
黎恩摸摸鼻子,闷头自灌了一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也有点不太想说。”
无敌位神 丹心墨
“因为牵扯太大?”
“是的。”
“和‘他’有关?”
“是的。”
“很危险?”
“说不危险,您和母亲也不会信。”
“非你不可?”
这一次,特奥没有给黎恩回答的机会,抢先道。
“我不觉得会有非某人不可的事情,世界上的人这么多,离了谁,太阳都会照常升起。我不是让你逃避,只是希望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说起来,英雄的‘担子’就不该压在二十岁的你身上,这是我、你的母亲,还有爱丽榭共同的想法。”
“谢谢你,父亲。”
黎恩知道特奥是在为自己着想,解决帝国诅咒的事也确实不是非自己不可,奥斯本的原计划是他自己来。
只是,让自己来,这个世界可以少死很多人,可以少掉很多的遗憾。如果做不到,也就枉费那位神秘存在的一番馈赠,枉费重来一趟的机会。
特奥没有看黎恩的脸,只是听声音就知道他决意已定。
这孩子平时随和,可一旦认准某件事,谁都拉不回来,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长大之后也没变,这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倔强。
做父亲的只能是一声感叹:“孩子总会长大,我们也总会老去。”
“对不起,父亲,让你担心了。”
黎恩心中有愧。孩子长大,应该好好孝顺父母,回报养育之恩,只是重来前的黎恩没了机会。
“没关系。”特奥摆摆手,“当父母的哪有不为孩子担心的。学习成绩好不好,在外面有没有吃苦惹事,什么时候结婚,结婚了还有下一代……你收养了小幻,早晚会理解的。”
“已经理解了。”不是因为小幻,而是因为亚尔缇娜。
大仙救命啊
“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有句话我必须告诉你。我和你的母亲能力有限,管理悠米尔还行,更大事做不了,帮不了你的忙。但我希望你记住,如果你觉得累了倦了,就回来,我会准备好酒,露西娅会准备好饭菜,休息好了再出发。”
“我知道了。”
黎恩呼出一口气,心绪前所未有的宁静。
诅咒笼罩帝国,前路黑暗难行,但只要背后有光,自己就会有方向,就不会被黑暗吞噬。
而这个舒华泽家就是自己的光。
自己真是何其幸运,能在这样的家中长大。
我成了前女友的上门姐夫
无需多言,尽在酒中,尽在相处的点滴中。
泡汤、饮酒,明天要赶回利弗斯,只是浅尝辄止。
放空心灵,早睡,等待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在家里的一晚,黎恩睡得格外踏实,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他踏实。
他背负使命重来,肩膀上一直都压着重担,但这一次,他像父亲所说的那样暂时将所有的担子放下,享受久违的放松。
等到休息好了,再重新出发。
六月,天亮得越来越早,飞行船离开起飞离开悠米尔的时候,正好太阳初升。
黎恩沐浴在阳光之下,凝望着越来越小越来越远的家。
悠米尔彻底消失在视野中的一刻,黎恩合上眼皮。
寂然不动,物我两忘,玄妙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