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陈医生,你这话说的。”
皮兴河急忙打圆场:“郭文渊郭老,阮尚坤阮老这些人不也没评名医嘛。”
“皮主任您这话说的,我只是就事论事。”
陈远笑呵呵的道:“这个小年轻说卓老不屑,我这不是替卓老鸣不平,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陈远一直都是就事论事,都没脸红脖子粗,一个脏字都没有。。
刚才青年要是像皮兴河这么说,陈远就不会说卓老能和郭老相比这话。
“行了,陈远,少说两句。”
方寒也及时的出声:“卓老毕竟是前辈,我们做晚辈的,被前辈说两句,虚心听着就是了,哪儿那么多话。”
所以说这就是带个人的好处,刚才方寒从头到尾都没出声,这会儿打个圆场,事情也就不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卓向民不待见方寒,也不能说卓向民就是什么坏人,皮兴河一直拍马屁,也不能说皮兴河就一定是好人。
成年人的世界中,没有真正的好人坏人之分,卓向民的心或许是好的,只是思想问题。
这种事说穿了算是学术之争。
论一论,说得通了,大家辩一辩,说不通了,那就以后不来往,我做我的事,你干你的事,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我杀你全家,你咒我祖宗十八代。
“小卓,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和年轻人一般见识。”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無法進藥推薦
陶老也出来打圆场。
“就是卓老,方医生。”
皮兴河笑呵呵的道:“两位都是来看患者的,何必争执呢。”
超棒的都市小說 全職國醫笔趣-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無法進藥熱推
“呵呵,现在这年轻人脾性大啊。”
卓向民冷笑道:“我也就随便说了两句话,结果迎来人家冷嘲热讽,呵呵。”
其实卓向民确实是很早就听说方寒了,华夏医药的几期节目,卓向民也都看过,对方寒的中医水平,卓向民是认可的。
只是后来方寒一会儿肝手术,一会儿脑手术,卓向民就有些惋惜,觉得现在这年轻人,还是经受不住利益的诱惑,最终还是走偏了。
外科医生风光,外科医生赚钱多,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外科的其实更多一些,卓向民是很不喜欢这种风气的。
得知方寒四处开飞刀,江中院到处做宣传,他就有些心痛。
多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走偏了呢。
所以刚才认出方寒之后,卓向民就没什么好脸色,顺便吐槽了两句,谁想方寒没说话,陈远左一句我们方医生,右一句我们方医生,把他气得肚子疼。
“懂不懂尊老爱幼。”
跟着卓向民的年轻人又忍不住怼了一句。
陈远原本都不打算说了,又没忍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卓老早些年曾在辛老的门下学过医吧,辛老是彭老的学生,我们方医生是郭老的学生,算起来应该和辛老是一辈,这么算的话,卓老好像还是晚辈。”
陈远这个大管家绝对是很称职的,方寒每去一个地方,陈远基本上都会把当地的一些名医,专家大概都了解一下。
宁州和甘州这边,比较有名的老中医就是卓向民和裴温良了。
卓向民今年六十八岁,比郭文渊足足小了十五六岁,像郭文渊的大弟子叶向云都要比卓向民大好几岁的。
卓向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彭谦源的学生辛正元的门下学习过,没拜师,属于那种亦师亦友的关系。
辛正元是彭谦源的大弟子,和叶向云年龄差不多,比卓向民还要大四五岁。
这个亦师亦友,要是辛正元对外说,没人说什么,毕竟早些年的时候,辛正元已经小有名气,卓向民还只是初出茅庐。
真要认真算,说卓向民是辛正元的晚辈,那也是说的过去的。
要是这么算,卓向民还是方寒的晚辈,方寒那是妥妥和辛正元一辈的,见了面称呼辛师兄那是理直气壮的。
妙趣橫生小說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無法進藥鑒賞
这种算法,其实就像是之前秦卫华帮方浩洋算的时候一样,从郭明强那边论,方浩洋都成了方寒的晚辈了。
方浩洋那是和方寒熟,自然不认的,还可以狡辩,他也跟过郭文渊,反正没拜师,怎么算都行。
可卓向民和方寒不熟,陈远这么算,也是有点道理的,卓向民还不好去辩解。
要是辩解,传出去一些人或许会说,卓向民对辛正元不尊重,好歹人家教过你,没收徒,你就不认账?
可要是不辩解,妥妥成了晚辈了。
老师傅,小徒弟,未出门的祖师爷。
方寒这辈分在杏林界,那妥妥是大佬级别了。
陈远话一出口,卓向民都很不的给自己的这个徒孙一个巴掌,不会说话就别说,说的他是越发尴尬了。
要是单纯的和辛正元论,那自然是近一些的,可和方寒论,那就远了去了,卓向民见了郭文渊,或许会出于尊重,称呼一句郭老,可方寒?
一时间卓向民是心中憋了一口浊气啊。
按照这么算,他都成了晚辈了,倚老卖老都没资格。
青年都不敢再说话了。
卓向民都成了晚辈了,他还说个屁啊。
“陈远,别瞎说。”
方寒又急忙呵斥了一句。
“即便不从辛老那边论,方医生您和卓老平辈论交总是没毛病的。”陈远笑了笑道。
“我和彭老确实有香火情分,这么论也没错。”
卓向民再不冷哼了,语气倒是平缓了些:“我之前确实是早就听说过方寒你了,也看过你写的那本《诊疗笔记》,很不错,只是你现在整天专注外科手术,是不是有些不分主次了?”
卓向民这么说话,方寒和陈远还稍微舒服一些,之前那种拉着脸,动不动冷哼,就让人很不舒服了。
“治病救人而已。”
方寒笑着道:“在我的心中,没有中医西医之分,我就是个医生,凡是能救人的手段,我都愿意去学,愿意去了解。”
在方寒心中,自然是对中医有感情的,可对卓向民这种顽固派,方寒并不想和他探讨什么未来,什么思想,所以也就没有以中医人自居。
“纵然只是医生,却也要有主次之分,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方寒一句自己只是个医生,又堵得卓向民一席话说不出来了,只能从精力角度来说。
“学海无涯,那就慢慢学呗。”
方寒呵呵笑道:“人的一辈子就那么长,能学多少学多少,多学一点,也就多会一点,多会一点,也就比之前进步一点,难道不是这个理吗?”
“那也要有个目标吧。”
卓向民都无语了,遇到方寒这种,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的目标就是不断的学习,凡是能治病救人的手段,有机会就学,能学多少学多少,学总比不学强一些的。”
方寒非常谦虚的道。
陈远这次没插嘴,不过他都有些替卓向民着急。
心说老大爷,您可别说了。
目标这种东西,那要看对谁说,先赚他个一个亿的小目标,对大多数人来说那都是一辈子无法实现的,可对有些人来说张张嘴而已。
就方医生现在的水平,就是郭文渊、罗元辰这些人现在都不敢说比方寒强多少?
说教,那是要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的。
学霸可以说教学渣,学渣要是不和你比学习,比打架的话,学霸可能还要倒贴保护费呢。
对方寒这种,各个领域都制霸的存在,你给人家说目标?
比方剂,卓向民不一定比的过,比针灸也不一定比的过,比外科就更别说了,哪怕是比打架,方医生还是武林高手。
全方位无弱点的强者,你给这种人说目标,那不是搞笑吗?
这会儿陈远也看出来了,老头其实没什么坏心思,反而有些惜才之心,只是面子挂不住,最初板着脸,也只是拿捏一下。
只可惜,老头有些拿捏错对象了。
方寒究竟有多强,也只有整天跟在方寒边上的这些人感受最深了。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
卓向民吐出八个字,也不打算再说了。
在卓向民看来,方寒是有些年轻志满,这是年纪轻轻的,就被人捧着,所以觉的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
既然话不投机,多说无益。
反正又不熟,原本卓向民是打算点拨方寒两句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既然没必要,卓向民也就不想和方寒说了,坐到病床边上,开始查看患者的情况。
方寒和皮兴河进来的时候,卓向民其实也是刚到,还没来得及看患者呢。
卓向民给患者做检查的时候,方寒也站在边上看着。
患者十七八岁,因为食管灼伤,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整个人显得憔悴消瘦。
不能吃饭,所以这几天一直靠输液维持营养,连续几天的输液,不仅没能补充多少营养,反而导致血管壅堵不畅,从昨天开始都没办法输液了。
这种情况要是还不能得到缓解,患者也就只能进行手术了。
卓向民能说教方寒,水平自然不低,他看过方寒的一些病案,也看过方寒华夏医药栏目的视频,却能说教,自然是有几分底气的。
给患者做了检查,卓向民也不询问方寒的意思,对陶老道:“我开个方子,先吃上两剂,看看情况吧。”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無法進藥
“卓老,患者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很难服用汤药的。”皮兴河插了句嘴。
“…….”
卓向民瞬间就是一愣,整个人就呆在了当场,强行绷着脸,不让自己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