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是的。
林北辰已经忘记了完成任务的事情。
因为现在回去,貌似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
能不能完成这次KEEP任务【剑仙院之崛起】,只能看运气看脸了——林大少觉得自己的脸长的挺好看,因此可能最后时刻会有奇迹发生?
但眼前这位疯魔老学究的剑阵之术,对他可太有吸引力了。
因为这一项技术,几乎是专门为了他的金系玄气操控金属的异能而生的。
一旦掌握了剑阵之术,林北辰可以确定,自己金系先天玄气的战斗力,绝对会直接爆表,绝对远超其它四系玄气。
到时候,就算是七八级境界的天人,在这样的剑阵术面前,也得跪下来叫爸爸。
如果拜师成功的话,那效果大致和完成了KEEP任务差不多。
“对了,前辈刚才说要去找我,所为何事?”
林北辰好奇地问道。
王七公摸着自己的白须,道:“当然是收你为徒啊。”
林北辰:(✪ω✪)。
这不是巧了嘛这不是?
这算是王八瞅绿豆——对了眼吗?
“师父在上。”
他当下毫不犹豫地跪地行拜师之礼,道:“徒儿林北辰,拜见师父。”
王七公摸了摸下巴,总觉得好像是有哪里不对,道:“难道你不问问,我为何要收你为徒吗?”
林北辰道:“晚辈不用问就知道,前辈一定是见晚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天资不凡,惊才绝艳,勇于担当,侠肝义胆,颇有您年轻时候的风采,所以才动了收徒之念。”
王七公满意地点点头:“你小子很会说话……”
林北辰起身义正言辞的地道:“我只是把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讲出来而已。”
王七公又道:“像是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我在白云城中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林北辰面不改色地道:“毕竟优秀的人总是孤独的。”
王七公嘿嘿一笑,道:“但是你说错了,我想要收你为徒,只不过是不想让丁三石那个王八蛋,竟然坐拥一个如此名气大的弟子而已。”
“哦。”
林北辰一副了解的表情,道:“你是在嫉妒老丁。”
“呸,我 老人家乃是真真正正的白云城第一奇才,岂会嫉妒那个没皮没脸的家伙……我只是看不惯他这个废物仗着你的名号,到处狐假虎威而已。”
王七公说起来就气啊。
“哦,原来是羡慕。”
林北辰若有所思地道。
“不是羡慕。”
王七公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厉声道:“我会羡慕他?只是他不配有你这样的徒弟而已。”
“原来是羡慕嫉妒恨。”
林北辰再度若有所思。
“放屁,你……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王七公连续被戳破了心思,恼羞成怒,呸了一声,道:“既然你拜了师,那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徒弟了,从此之后,你就不能再去见丁三石那个废物了……”
“停。”
林北辰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背叛师门?”
“准确得说,是抛弃。”
王七公道。
“为了剑阵之术,抛弃恩师?”
林北辰无语地道:“那我也太不是人了。”
母系部落:选夫攻略 一弯新月
“谁说是你抛弃了丁三石,拜我为师,我就会传授你剑阵之术?”王七公讶然道:“我只是给你一个成为我弟子的机会而已,至于能不能得到剑阵秘术的传授,那还得看你表现,过个三五十年再说。”
林北辰呆了呆,喟然长叹,道:“原来最不要脸的人,是王师叔你啊。”
“过奖过奖。”
王七公摸着胡子嘿嘿地笑道。
九 域 神 皇
“告辞。”
林北辰转身就走。
“我敢打赌。”
王七公看着林北辰的背影,得意洋洋地道:“你走不出这个院子……呵呵,你不过是在欲擒故纵,让我开口留你,呵呵,我偏不,我今天若是主动去求你,就让我的姓字倒过来写。”
林北辰的身影,消失在了院子大门口。
王七公依旧不着急。
他胜券在握地冷笑道:“我敢打赌, 你走出了这个院子,也绝对不会离开剑阵研究院,呵呵,想要和我博心态,太幼稚了。”
林北辰没有任何回应。
月牙儿像是小兔子一样,蹦到矮墙上,手掌搭棚朝外看了看,美滋滋地道:“爷爷,他走了他走了,已经走出剑阵研究院了。”
王七公揪断了自己一根胡子,兀自强行镇定道:“这小子心态不错啊,不过,我敢打赌,他走出去一千米,一定会来……”
“爷爷爷爷,他已经走出一千米了……”
“呵呵,那就等他过了符箓街角。”
“已经过去了哦,走的很快。”
“嗯?不可能……我就不信,他会在经过飞角楼的时候,不转身回来。”
“爷爷,大哥哥不但过了飞角楼,还过了废堡,还过了奇鸟 桥,还过了……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哦。”
“什么?这小子,玩这么狠,我就不信了,看到了我的剑阵之术,他能不动心,丁三石那个没脸没皮的废物,收的徒弟都是二五仔,之前有个曹破天,现在的林北辰难道还能意外?”
“爷爷,我觉得要后悔的人,可能是你。”
“呸,爷爷我后悔的事情多了,哪里轮得到去后悔他。”
“你这是嘴硬哦,爷爷,大哥哥天生可以操控飞剑的,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是啊,所以我才……等等,你是说,那家伙和你一样,可以用精神力操控飞剑?那倒的确是个好苗子,但……”
“不是哦,爷爷,和我不一样,他不是用精神力,而是一种更高明高级的操控方式,爷爷,我感觉他可能就是你苦苦寻找的‘绝对剑体’哦。”
“什么?存在于古籍之中的飘渺体质?他?怎么可能?”
“爷爷,你应该知道我对这种体制的感应能力的。”
“你……丫头,没有骗我吧?”
“没有啦,你不是亲眼看到啦,大哥哥操控飞剑,只在一念之间,没有玄气波动,也没有精神力波动……绝对不会错啦,就是‘绝对剑体’哦。”
“走。”
“去做什么?”
“去跪求那小子回来。”
“可是你说,如果你主动去求他,就把……”
“哎呀,别废话,王字倒过来写也无所谓了。”
長歌 行 小說
……
……
城主府。
陆观海剑光如电,出手毫不留情。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剑修,还未反映过来,只觉得眼前剑光一闪,无尽的寒意和黑暗就覆盖了他们的意识,死亡降临。
不灭剑宗长老罗萱惊骇欲绝,疯狂后撤。
这种剑术,她挡不住。
若是对上,只怕是三招之间必死。
但陆观海显然并不打算放过她。
剑光一荡。
犀利无匹的剑意破开虚空,直斩罗萱。
“宗主救我。”
罗萱惊骇地大呼。
咻!
一缕璀璨剑光,从虚无之处乍现。
叮!
陆观海手中的长剑被这剑光击中,急骤震颤,旋即化作金属粉末飘散。
“八级天人之力?”
陆观海面色大变,迅速抽身后退。
对方真正的顶级天人强者,终于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