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三年,9月6日,怛逻斯。
“还在追吗?”
那海仓惶回头看过去,然而战场此时已经混乱无比,各部骑兵散布在广阔的战场上,扬尘卷得漫天都是,各种慌乱的声音不断回响,根本看不清后方的情况。
他堂堂金帐汗国一亲王,率领大军南征北战,所向披靡,人人敬仰,然而,现在却被一千都不到的夏军骑兵追得像狗一样,甚至都不敢稍放慢马速节省体力,真是狼狈!
但是,也没有办法,要是落在后面,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亲王。
于是,他只能回头再挥了一鞭子,带领不到百名亲信继续向西,逃往西方的喀奚汗山。
喀奚汗山东方有一条小河,之前蒙古军刚到的时候,就在河边扎下了营地休整。现在各路溃兵正是在朝这处营地奔逃过去,只是,之前他们赶赴怛逻斯城就耗费了不少体力,遭遇炮击更是慌了神,逃跑起来就有些提不起速了,落在后方的人不断被追击而来的夏军绞杀掉,逼迫着前面的人以牺牲长途奔逃能力为代价不断提速。
突然间,一阵北方吹来,略微吹散了笼罩战场的砂雾。前方,一片片帐篷的踪影在远处现出形来。
一名怯薛喜道:“大营不远了!”同时双腿不禁加紧了马腹。周边其余人等也不约而同地提起速来。
那海的独眼却皱了起来,又回头朝后瞥了一眼。后方视野比刚才好了一些,但也看不太远,只能隐约看到几抹红色在沙尘中不断出没,每次出现就会带走几条性命,如死神一般。
他一咬牙,道:“不能入营地,时间来不及了,会被追兵追上的!我们继续往西跑,进山!都把腿放开,减慢马速,别跑累死了!”
怯薛们闻言都有些惊讶,现在他们所骑的战马体力已近耗尽,本来是打算入营换马再继续逃亡的,要是不换的话,那可说不定真得把马累死了。但现在情况紧急,恐怕进了营就出不来了,又是大王发话了,他们一向忠心耿耿,自然不会有异议。
“是!”他们齐声呼喊,然后跟着那海一起转向,向西偏南的方向行进过去。
怛逻斯城西约四十公里处,有一道喀尔楚克山脉拔地而起,自东南向西北延伸出去,连绵三百五十公里,阻拦住了西行通向河中地区的道路。想跨过这道山脉,有北、中、南三条山口通路,现在他们就是向南边的山口逃去,山口内部有一忽兰巴什城,进了那里就安全了。
他们不惜马力,将马累得口吐白沫,好不容易才与大队人马分离开来。好在溃兵们四散而逃,那海这些人早就把旗帜和盔甲给弃了,远远看着也不显眼,夏军追着大部分人直奔营地而去,没有管他们。
如此这般奔逃了好一会儿,跑了几里地出去,后方没了追兵,那海就决定去前方的沙丘暂且休息一会儿,恢复体力,观察情况。
于是他们逐渐在沙丘下停了下来,不少战马停下后直接倒在了地上,伸着舌头大喘着气,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站起来了。
那海则登上高处,张望着东北方的营地。
果然,大部分溃兵一头冲进了营地里,借围栏和大车躲了起来。而夏军也紧紧追击在后面,先是骑兵,然后战车也赶到了,径直冲过小河,往营地两旁包抄过去,
夏军没有立刻发动进攻,给了营中溃兵少许喘息之机。而当扬尘逐渐散去,心情略微平复后,溃兵们观察到夏军人数并不多,有些人就起了不该有的想法,换马之后出营对夏军发动了反冲击。
那海心一揪,踮着脚看过去,对后续发展期待而紧张:“薄薄一层,只要冲过去……啊?”
敢出营的这些毕竟是三汗国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刚才仓惶奔逃,现在却像换了个人一样,有如破釜沉舟一般,冲出了惊人的气势。几百米的距离似乎不算什么,稀疏的车阵看上去也阻挡不了这种冲击,只要抵达阵前,就能冲破阻拦,甚至反杀夏军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面对骑兵的冲击,却夏军不闪不避,直接把战车横了过来,摆弄起了车后部的什么器械——然后,随着哒哒哒的声音响起,这些勇士们就如同撞到一堵墙上一般,接二连三倒在了冲阵的路上!
枪击的声音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这帮人在一瞬间就被打蒙了,冲阵的势头一下子放慢,战车也就没有继续浪费子弹。相应的,侧翼的一个骑兵连呼啸着冲了上去,用手枪和马刀清理了残余的敌军——在这种近身搏杀的状况下被打了个一面倒,带给围观者的冲击不亚于之前机枪发威的时候。
后方,那海看了个目瞪口呆,惊叹道:“竟有如此鬼神手段!”
总裁的迫嫁新娘 萧哲
之前逃命的时候,他心中还有所悔恨,想着当初要是不顾一切冲进夏军的车阵里,战局是否会有所不同。但现在看来,还好没冲,不然在这种诡秘莫测的火器下死得更惨啊!
现在确认了夏军的强大后,他再也无心在这是非之地多待,叫起手下们,牵着马步行继续向西南山口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提心吊胆地看着后方的营地,生怕夏军追过来。
还好,夏军的马力也不是无限的,经过一阵子全力追击后,现在也停歇下来恢复体力,准备先解决了营地再说。
他们一边加强了对营地的包围,将后方的步兵炮调了上来对准营门,不过没有立刻发动进攻。过了一会儿,一队元军骑兵从后方赶来,与周安宁交流了一会儿后,便开始高亢地对着营地里面招降起来。
元兵喊的是蒙古语,又立起了正统大汗的旌旗,营中溃兵的心理防线瞬间被击溃。
他们本就感觉走投无路,人心惶惶,现在见到了同族人,当即就觉得有了条出路,纷纷出营投降,毫无心理负担——争汗位什么的那是上面人的事,他们普通部民给谁卖命不是卖?看这势头,给元国正统卖命还更有前途呢。
这些元军也欣喜若狂,他们被赶到这西域的穷乡僻壤来,最大的问题就是与本部的人力资源隔绝,兵员得不到有效补充。现在一下子得了几千精锐,实力暴涨一截。只不过,为了避免喧宾夺主,这些人还得甄别一下,以免混了些信奇怪鬼神的家伙进来。
“好了,”周安宁挥着剑,让元军将降兵缴械带到营外,“说好的,人归你们,马归我们!”
夏军也收益不少,在营地周边缴获的上万匹马都归他们了。这些马多是察合台人提供的河中马——河中一带古称“大宛”,自古以来就是出产良马的地方,其余的也是从本国带来的良马,品质亦佳。这些马中,战马高大矫健,即便是一般的乘马也体格健壮,比太和旅从东边带来的普通蒙古马强不少。
正当步骑兵们兴冲冲地清点着马匹的时候,东方又有了动静,车轮滚滚卷起了沙尘——是后方的旅部带着重火力营和后勤营过来汇合了。
周安宁把现场交给其它军官处理,自己策马迎了上去。当他抵达中央的旅部,找到旅长孙镇河的时候,孙镇河正坐在通信车上,电报机仍然在颠簸中嘟嘟地收发着信号。
他先上去报告了一通战况和战果,然后向孙镇河敬礼道:“多亏了后方的炮火支援,我们才能胜得如此干脆利落!”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孙镇河摆手道:“无所谓了,听说这是窝阔台和金帐的精锐……也不过如此,数量已经没有意义了。”
周安宁又问道:“旅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休整还是继续追击?”
孙镇河斩钉截铁地道:“当年泰山之战的时候,谢首长念过两句诗,曰‘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如今我们也是如此,敌人仓惶奔逃,我们追紧一点,他们能收拢的队伍就少一点,以后就少一点麻烦。所以,继续追!”
周安宁喜道:“那正好,我们刚缴获了不少马匹,正好换上,继续追击。”
孙镇河询问了一下缴获详情后,也喜上眉梢,道:“如此是再好不过了。只是马太多了也是件累赘事,不好管理,还得重新打马蹄铁,而且即便是好马,不训个几日贸然换到车上去也未必顺手。这样吧,我们精挑细选两三千匹出来,带着上路,一边走一边换。剩下的还有这怛逻斯城就交给元军,让他们先帮着管起来。对了,我之前让他们运一批粮肉过来,等到了,就让人和马敞开吃一顿,然后继续追击!”
……
有了充足的马匹和粮食,太和旅的运动能力迅速恢复,当日就冲到了西南山口处的忽兰巴什城下,以雷霆之势攻占了这处山城。只是可惜,城中精兵已经在前不久被那海带走,只剩些老弱和本地兵员,收获不大。
第二日,他们换下昨日连轴转已经累垮的旧马,换上一批新马,继续向西追击。当日,他们追到西侧一处山口,击败关城守军后驻扎暂休。
第三日,他们继续追击,一直追到了西边的赛蓝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