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克劳恩皮丝对一些适合用刑、制造伤病的现象却毫无伤害的诅咒魔法稍作一番评论:“我们比起刑讯更侧重直接拷问精神啊,这种制造幻痛的东西不怎么注重呢,虽然若我们要做也不是做不到。但没有哪个是比写轮眼幻术厉害的,那么对乙姬想必也毫无意义了……但也并非一无是处。”
享乐魔法也有不少,可那些享乐方式克劳恩皮丝暂时没啥兴趣,不过某种意义上很强大,她估算,要是她来使用,明明不过是第三位阶魔法,却是其中一些就算是千手柱间也难以抵御,配合幻术便能秒杀他们了。虽然这对乙姬大概也没有意义,顺便尝试一下也没损失吧。
带着需要的东西离开那里,克劳恩皮丝自己都感觉专门拿着这种东西让自己显得有些掉价,干脆——
那些魔法都是晚上用的,不差这点时间。和白乙姬一起走走,中途分分合合几次后那东西才出现在克劳恩皮丝手中,虽然算不上措施,但多买些其他东西,让这东西看起来就像是顺带捎的,还行吗?
白乙姬应该不会连逛街都全程开【白眼】吧?
也有正好这段时间帝都搞活动,人流不同以往,带着好奇心存在的理由。
世子的侯门悍妻
不过,和斯塔感觉的似乎也一样,暗流总少不了吗?连自己的国家也少不了。
克劳恩皮丝在人类国度逛街是肯定不会穿星条旗的,而是一般人也有机会瞻仰的爱丽丝服装,不然在街上会很麻烦。
倒不会被围堵,没人有那胆量,但不论停下手中的事情跪拜的人和用余光瞄的人太多了,对妖精与人都是耽误事的事情。
“敢公然尾随妖精圣殿的我,真是胆子不小呢。”克劳恩皮丝停下脚步说道。
尾随者一直都并没有隐藏,从克劳恩皮丝刚造访那个酒店准备离开前擦肩而过后,它就这么跟着走过来了。
青春如诗
来者一席贵族女性的拖地长裙,除了精致宛如人偶的脸蛋,身体其他地方包括脖颈、和手都完全被衣物包裹着。脚步似乎节奏地在裙中左右交替向前走,只是克劳恩皮丝心中暗叹这根茎触手模仿人腿摆动节奏还挺像;要是更仔细看的话,长裙等衣物都是大片的树叶环绕构成的,橙黄的头发则是大量的长条花瓣,头顶和克劳恩皮丝的帽子里一样,有着呆毛似的花蕊——这是一具完整的人形植物魔物。
来者见四周无人,便摘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连五官都没有的花萼“脑袋”真容以表尊敬,微微行礼,声音从头顶上传出来:“属下萨丽儿·莉茉西·克莱亚斯,种族名是迪斯莫林,有幸在此偶遇拉姆帕德斯様,特来觐见。”说完,才将人皮面具重新戴上,看上去就和一个头顶鲜花身穿长裙的人类少女没有区别。
“嗯?”要知道,克劳恩皮丝现在扮演的是不认识萨丽儿的驻人类国度的爱丽丝。
克劳恩皮丝回忆着这个植物系魔物的资料。
迪斯莫林花,群居植物系魔物,以植物形态簇拥的话作为景观会很漂亮。花蜜芳香果实清甜,事实上也很有营养和药用价值,然而那是迪斯莫林花吸引猎物的手段。
愈有智慧潜力的生物,通常压榨生命得到的魔力愈高,因此喜爱魔力的迪斯莫林花更喜食智慧生物。
通俗讲就是“食人花”中的一种。
凡是被吸引进入其攻击范围的都会被吸食生命,但麻烦的不止如此,迪斯莫林花升级形成萨丽儿·莉茉西·克莱亚斯这种魔物形态的话,和树妖等妖精一样能使用精神系魔法,会设法诱导一些猎物得到自己的花蜜和果实后安全厉害宣传自己,然后引诱更多猎物上门。
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共生手段,智慧生物的猎物总能得到它们的花蜜和果实,但也必然付出牺牲,一部分成为它们的食物。完全的避开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能在猎物死亡前用精神系魔法问出情报,然后杀死猎物将皮剥下来用来伪装自己,或者用特殊的种族能力操纵精神已然崩坏的对象,模仿其原本的言行,诱导其家人朋友来到自己的领域,让他们成为新的猎物。然而它们的身体构造不适合在石制地域生活,所以不必担心会有这类魔物混在城里将城当做粮仓。相对,有着肥沃农田和普通土葬墓地农村有被迪斯莫林花屠戮殆尽,所有村民被拟态的它们变成一个吞噬路人的巨大陷阱的可能性。
迪斯莫林花和晶石妖精曾生活在非常接近的地方而充满矛盾,迪斯莫林花吃的东西会慢慢享用到自然腐烂到以它们的手段再也榨不出魔力为止,还能直接当做植物养料,但晶石妖精会将尸骸结晶化,所以经常爆发“战争”。
在蒂塔妮亚国成立并接受统治后,上位妖精强行隔开了它们的领地,给迪斯莫林花安排的主要活计是拿花蜜和果实去中央大陆的几个国家吆喝换取金钱,然后用金钱购买智慧生物的牲畜给它们吃。
然后就是萨丽儿这个克莱西亚斯种族首领的个体资料。
其实克劳恩皮丝知道萨丽儿,虽然只见过几面,但姑且因为其很会装成其他种族的外表,在蒂塔妮亚土著的实力和地位也都够格,在斯塔组织那场对教国战斗中表现还算不错,歼敌人数在土著战力中可圈可点,便邀请参加宴会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萨丽儿现在这张人皮面具自然是从战场身上获取的——天知道在那战场上的哪里捡了个完好的美女人头。
问题是萨丽儿自身的“人格”,斯塔在列名单的时候对它们做出了各种简单评价。
萨丽儿通常是个不打无准备之战的魔物,但和战斗无关的待物处事方面比较冒险,喜欢自我炫耀,有自恋倾向,从来不在意下面的想法,又喜欢对上面拍马屁和打小报告。
这些都是小问题,当下最大的问题却是——
克劳恩皮丝打个响指设了驱人结界,问:“到底怎么认出我的呢?”
“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萨丽儿的人皮面具微笑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