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慕远对此也没太多担心,省厅、市局不是在给自己谋划研究所的事情嘛。
既然是研究所,出点成绩也很正常嘛,没成绩还叫什么研究所不是?
至于这是公安局的研究所,为什么研究出了视频分析处理算法,这个很好解释嘛,自己学的就是软件工程,当初大学里就有计算机图形学这门课程。
只不过自己学的比较深入而已……
而对于一个研究所而言,有专利技术产出,那自然是有收益的。
不管是一次性买断,还是利润分成,那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忽然,慕远皱起了眉头,貌似……这个研究所的所有权是属于市公安局的,自己在里面上班,“研发”出的视频分析算法岂不是也是属于研究所的?与自己也没半毛钱关系啊!
虽然这样想有些物质,但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又不是偷来抢来的,正当所得,这样考虑有问题吗?
之前自己无偿“捡”了架飞机送给了国家,那是因为那东西关乎国家安全,而且还是国家所紧缺的,加之自己确实用不上,自然没必要捂在自己手中。
可这些算法不一样啊,它产生的更多的是一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就没必要那么无私了。
说直白点,人本身就是生活在充满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俗世中,太过于无欲无求,倒是不合群了。
“看来这个问题,还得与冯局长商量商量,至少,我研发出来的东西,我也得可以分成不是?”
不过这事儿不能急于一时,慕远暂时压下心头的想法,转而开始查看其它的道具。
那锅是丑了点,但俗话说得好,丑媳妇也得见公婆不是?再怎么说,那是自己抽出来的锅,得认。
慕远最先选择查看那口锅!
不过他没有看它的属性,而是看兑换的价格。
虽然一件物品兑换价格并不一定完全等同于它的价值,但也相差无几了。
对于这口锅,慕远虽是满心不屑,但其实还是有些小期待的。
毕竟,保温杯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呢,谁曾想那保温杯会这么牛逼?
很快,慕远看到了价格,然后默默地关掉了商城界面。
没意思!
10点侠义值,你也好意思放在商城里?
这就是一口锅,真·锅!
随后他打开背包,查看这口锅的属性。
属性介绍是正常的属性介绍,锅也是正常的锅。
不过慕远发现了一个小细节,在属性介绍中说这口锅异常坚固,不易损坏。
慕远现在对系统的评价也算有所了解,能得到异常坚固的评语,那铁定非常牛逼!估计能挡手枪子弹只是基本操作,甚至连狙击枪子弹都能挡!
以后若是遇到危险,在背上背几口锅逃命,应该还是蛮安全的。
不过……貌似需要自己逃命的情况几乎没有吧?
飞机大炮对自己来说没威慑力,真惹横了,小毛就能搞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不种蘑菇,慕远都还是很安全的。
这锅,对自己而言或许真的只是能随时炒菜。
而这还有一个前提,自己还得抽一套炉灶出来,否则单只有一口锅,那与红太狼也没啥区别了。
第二件物品,慕远看见了那智能手机……呃,数据分析采集仪。
“数据分析采集仪:可链接网络,自动采集分析预设范围的所有在网数据。”
没错,功能介绍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朴实。
慕远眉头微皱,他觉得这话有些蹊跷。
如果按照字面意思理解,这东西虽然也算功能强大,但却配不上系统出品这样的身份——忽略刚才那口大黑锅。
对于系统出品的物品,慕远也算是有经验了。
将手放进裤兜里,意念一动,那数据分析采集仪就到了手上,然后他正大光明地取了出来。
像这类使用相对比较复杂的道具,都会有相应的说明书。
这种说明书是隐藏在物品之上的,其他人看不到。
所以慕远才如此放心地在苏大记者面前摆弄这玩意儿。
果然,苏大记者瞄见慕远取出了一部崭新的手机,好奇地问道:“慕远,你换手机了?你之前的手机不是蛮好的吗?”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单位上发的。”
“你们单位还能发手机?”苏大记者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慕远淡定地看了她一眼,道:“这是专业设备!数据采集终端。”
苏瑾秋瘪了瘪嘴,却也不再说了。
慕远已经找到了说明书,一眼扫过去,情绪顿时就有些激动了。
这个说明书上除了写清楚了如何使用之外,更重要的是阐述清楚了“所有在网”这个概念的含义。
所谓所有在网,是指所有有物理连接的设备都算是在网。
可作为深入学习过网络方面知识的慕远来说,却是很明白要实现这句话有多难。
先不说在眼下这个大数据时代,分析全网数据是多大的工作量,仅仅是网络与网络间的边界设备就不是常规手段能够突破的。
现在这台数据分析采集仪,竟然能突破网络安全设备筑起的数据安全堤坝,并进行事实的采集分析,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嘛。
好吧,与这鬼系统谈常理完全就是扯淡。
时光回溯符合常理吗?命运罗盘符合常理吗?
相对来说,这数据分析采集仪已经算是很讲科学了……
“有了这东西,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还有秘密吗?”
慕远有些激动。
就他所知,老美的许多军事、科研资料存放的设备也都是联网了的,只不过对方技术很牛逼,不担心被人窃取而已。
可现在又饿了这个数据分析采集仪,哪怕你防备再严,对自己而言也不过是一层窗纸……
呃,甚至连窗纸都算不上。
戳破窗纸还会留下一些痕迹,而自己用数据分析采集仪,就算把里面的数据全给看了个底朝天,对方也不会发现任何异常。
这就是一件BUG级的道具。
emmm……比如自己想看某人的朋友圈,也就不会再被一道横线,或者“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这坑爹的话给拦着了。
好吧,慕远承认自己的思维有些发散了。
回到现实,这数据分析采集仪,对自己侦查办案的帮助也是非常大的。
比如某些紧急情况下,自己不需要再通过别的部门,自己就能把自己想要知道的数据弄到手。
当然,通过这种手段拿到的数据肯定是无法作为证据的,但对于侦破工作的开展来说,这却具有很强的时效性。
另外,一些涉及国外的案件,比如跨国诈骗,自己也能通过这个数据分析采集仪搜罗线索,并最终将案件破获。
随后慕远将这东西给收了起来,继续扫荡桌子上剩余的饭菜。
对于这次十连抽的收获,慕远还是很满意的,对得起他专门跑回来做这顿饭了。
看来,下次抽卡,还是得继续找工具人……
正在此时,苏瑾秋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慕远眼睛迅速瞄了一眼,然后内心就有些崩溃了。
因为,他看到对方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陈阿姨,而那号码,正是自己老妈的。
苏瑾秋称呼自己老妈为陈阿姨很正常,她也确实一直是这样称呼的。
可让慕远想不明白的是,她怎么会给苏瑾秋电话呢?
幽之幻兽大帝 红尘间客
而且看苏瑾秋接电话的样子,明显已经习以为常了。
老妈有多久没给自己打电话了,至少半个月了吧?
到底谁是亲生的啊?
“喂,阿姨,有啥事呢?”苏瑾秋的声音带着点甜腻,明显很熟稔了。
慕远尖着耳朵听着,虽然苏瑾秋的手机质量很好,但却也逃不过慕远的监听。
“瑾秋啊,你和小远元旦节打算怎么过呢?想不想回来看看?”老妈的声音也透着一股子亲切。
苏瑾秋先是一愣,忽然瞄了慕远一眼,颇有些无奈。
腹黑王妃狠妖魅
东北灵异往事 鬼姐姐
“阿姨,元旦和爸妈要回来,他们之前就已经联系我了,说是要让我带慕远一起聚聚呢。”
“啊?亲家母要回来啊?”老妈惊喜地说道,“那正好,我和你慕叔叔元旦也没什么事情,也到西华来玩两天,如果有机会,也请你父母吃顿饭。”
苏瑾秋瞄了一眼慕远,却也没说什么,直接对着话筒道:“阿姨,您如果和慕叔叔过来,我们当然欢迎。不过也不能由您请我们吃饭不是?”
“那都是小事,到时候再说吧!”老妈语气很轻快,“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去给你慕叔叔说说。”
然后,手机里传出一阵忙音。
苏瑾秋放下手机,发现慕远目瞪口呆地坐在那里,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
他感觉眼前无数头神兽狂奔而过……
完蛋了!
“什么就这么说定了,问过我的意见吗?还讲不讲人权了?”
当然,这话他没直接说出来,毕竟那是自己老妈说的,若是当着苏瑾秋抱怨,倒是家丑外扬了。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了一下,问道:“瑾秋啊,我妈说她和我爸要到西华市来?”
“嗯!”苏瑾秋一脸单纯地点了点头,“本来是问我们回不回去的,可不是我爸要见你嘛,走不开,我就只好照实说了。哪知道陈阿姨听了后就说要过来,还说要请我爸妈吃饭呢。”
慕远脸上带着苦笑,无奈地瞅了苏瑾秋一眼,道:“这个……我咋感觉我们这戏演得有些脱离掌控了呢?”
苏瑾秋一脸懵懂,茫然说道:“什么脱离掌控?不就是演戏嘛,到时候别露出破绽就行了。再说了,我爸妈也只是元旦节回来待两天,然后又要走。就两天时间而已,很好糊弄的。”
慕远感觉脑仁都在疼。
这是糊弄不糊弄的问题吗?
这是双方家长见面啊!与自己和苏瑾秋相互见家长完全是两码事!
一个弄不好,双方家长看对了眼,直接把婚事给定下来,那就抓瞎了。
虽说现在都在说反对包办婚姻,但实际上,结婚这事儿,父母在其中还是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的。
万一到时候父母再把酒席定了,再把请柬什么的发了,那还有反抗的机会吗?
“瑾秋!你……能不能让你父母先别回来?”慕远说这还是没什么底气。
毕竟他也无法要求自己父母不到西华市来,而他却希望苏瑾秋拦着她的父母,这怎么看都像是自己不负责任。
果然,苏瑾秋白了他一眼,道:“不能!”
慕远有些哭笑不得,说道:“可这样一来,事情可就真的脱离掌控了?双方到时候一见面,万一搞得弄假成真,就不好办了。”
苏瑾秋内心嘀咕:有什么不好办的?按程序办就行了,领证结婚嘛。
不过这话不能说,得循序渐进。
“不一定吧!”苏瑾秋淡淡地说了一句,“再说了,我爸妈他们可不一定能看上你呢。”
慕远微微一顿,随后认真地说道:“看不上我?这可能性太小了!哎,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才能阻止双方父母见面吧。”
苏瑾秋很不负责任地耸了耸肩,道:“要想你自己想,反正我是想不出什么办法的。”
慕远呆在那里,瞅着苏瑾秋:果然,女人都是大猪蹄子,说好的一起演戏呢,结果现在除了变数,这苏大猪蹄子竟然撂挑子,太过分了!
他思索了半晌,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反正……他是没把握劝住自己的父母的,特别是老妈,之前的几次见面,他就已经看出来了,老妈铁定是认定苏瑾秋就是自己的儿媳妇了,现在一听可以见亲家母,不上心才怪。
既然想不出来,慕远也不打算想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只能到时候见机行事了,大不了……自己找个案子遛了?
他抬头悄悄看了一眼苏瑾秋。
哪知道这时候苏瑾秋正巧看向他。
双方目光交接,苏瑾秋突然说道:“慕远,你可别想着到时候躲起来!我都已经答应我爸妈了,你要是不到场,我可没法交代。”
慕远有些委屈地点了点头。
苏瑾秋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念叨了几句:淡定!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