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種兵開始融合萬物
小說推薦從特種兵開始融合萬物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万物
林天看着一脸尴尬的蒋小鱼,微微地点了点头。
蒋小鱼确实没有什么文化,听不懂这些专业理论确实正常。
林天耐着性子,解释道:“禀赋不足,是指人先天不足,比如有些人一出生,身体就很弱,容易得病。”
蒋小鱼边点头。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这么讲,那就好理解多了。”
哎,文化人,墨水就是多,就说体弱多病不就成了,还非要说什么禀赋不足?
下一秒,蒋小鱼又问道:“旧病耗伤怎么理解?”
林天继续说道:“旧病耗伤,指人生病时间长,或者伤心过度,没恢复元气,导致身体脏器虚弱,还有乱吃药补品造成……”
呼!
蒋小鱼听着林天的解释,暗自松口气,暗语道:“还好,不是指那个事,不然被大知道自己真是那个什么“肾亏”,那就丑大了。”
那照理这么说,我应该并不属于,第一种的天生体弱。
不属于第一种,那是属于什么情况?
随着心中的疑问冒出,蒋小鱼脑海中忆起最近训练的情景,和自己病情,结合理论来判断。
想着,想着,蒋小鱼突然眼睛一亮,说道:“我应该是第二种,前几天训练刚好碰到下雨,淋到一些雨我就感冒了,最近才好,但整个人就没有精神,好像脱虚一样。”
林天看着突然一脸轻松的蒋小鱼,轻轻说道:“这些很难说得清楚,万一,你有一个姓五的女朋友呢?”
“你……你什么意思……姓五的女朋友?”
蒋小鱼看着林天满头雾水,瞬间都张口结舌了。
特么,你到底是看病还是看脸相啊?
不然他怎么连女朋友的名字,都知道?
这一开始,你就看脸色,道出我的病,这回不会又是看脸色吧?
尼玛,今天碰到的是什么医生啊?
哎,哪怕平时里,自己还算是伶牙俐齿的人,现在面对这个长官,都尴尬得要命。
简直无言以对啊!
自己就算输的是文化,但也至于这么词穷啊。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從特種兵開始融合萬物笔趣-第747章你什麼意思熱推
“为什么会这样?”
这还不是因为自己被人家点住“穴位了”,他说得在理啊。
身为男人,蒋小鱼自然知道林天说这话什么意思。
蒋小鱼一脸憋屈,说道:“我天地良心,每天训得好像狗一样,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找伍姑娘。”
林天撇了他一眼,说道:“我就只是说说而已,反正不管什么原因,六味地黄丸这玩意,对你有用,还有你这几天训练的时候,悠着点,回复一下元气。”
蒋小鱼木木地点了点头,说道:“是,谢谢首长。”
林天提醒蒋小鱼道:“你吃的时候,最好别让人发现。”
蒋小鱼闻言猛点头,神色怪异。
“废话,这能被大家看到吗?”
如果被那些八卦的舍友知道,估计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必须要保密啊!
不然被人发现自己吃这个,那丢人就丢大了。
優秀都市异能 從特種兵開始融合萬物 線上看-第747章你什麼意思展示
谁不知道六味地黄丸是治疗肾虚的,肾就是男人的命根子,打死也不能做,这么丢尊严的事情啊!
蒋小鱼起身后,找向女护士,满脸通红,小声说道:“那个……给我开一瓶医生说的药。”
一个年轻的女护士,闻言,很快走到药柜里,给蒋小鱼开单拿药。
很快,那个女护士立刻拿出一瓶六味地黄递给蒋小鱼,叮嘱道:“这是你要的药,23.5元,还有……”
然而女护士的话还没说完,蒋小鱼啪的一声,往柜台上丢下一张50元,猛地拿着药,头也不回,夺门而出了。
“天啊,他连零钱都不要找了。”
那个女护士,看着蒋小鱼急匆匆的背影,一下子愣住了。
杜霏霏看着蒋小鱼直摇头,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转头看着林天,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女朋友姓五?”
噗!
林天听这个问题的瞬间,差点喷了。
“特么,男人都知道这事,但对于女生,这个不好解释啊。”
林天有点为难了。
杜霏霏看着林天突然发笑,心中的疑问更重了,眯着眼睛继续问道:“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咳咳……
林天干咳了几下,突然说道:“这肾虚,分为好几种,其实,你也有一点。”
“啊……”
杜霏霏闻言瞬间,就愣住了。
“我……我怎么就肾虚?”
你个庸医,忽悠了一个小伙子,又想忽悠我,门都没有!
杜霏霏本来就不认可,林天刚刚的诊断,现在听到林天这话,更加怀疑了。
下一秒,杜霏霏红着脸,愤愤地说道:“你敢乱说话,信不信我赶你出去,我自己什么情况,会不知道吗?”
林天咧嘴一笑,反问道:“难道你有没有伤心过度过?”
“伤心过度?”
杜霏霏闻言心头一紧,瞬间沉默了。
这三年来,鬼才知道自己过着是什么样的生活。
是啊,有多少个夜里,自己不是枕着泪水睡着的?
小影走后的这三年,自己有开心过吗?
小影作为自己最好的闺蜜,就好像自己的一个姐妹一样,突然这么失去了,说实在的对自己的打击太大了,如果有得选择,杜霏霏宁愿那天自己替她进入那个房间。
想着,想着,杜霏霏瞬间双眼都滋润了,她猛地扭过头去,不敢直视林天。
林天刷一下猛站起来,看着两个年轻的护士,说道:“你们尽快把药品整理出来,给我一个房间,我等会做研究。”
“是。”
两位年轻护士,唯唯诺诺地说道,马上开始忙碌了。
林天转头看着杜霏霏说道:“杜霏霏小姐,你跟我出来下,我带你训练一下,对你有用。”
“训练我?”杜霏霏闻言,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个特种兵之父,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有什么样的训练,是对我有好处的?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杜霏霏想不通,转身对两个护士吩咐道:“你们先整理完这些药品,再腾出左边的那个诊室给他用。”
“是。”
杜霏霏转身看着林天问道:“走,我倒想看看,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