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wp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奶爸戲精 線上看-第3064章 你一大明星,打不過小網紅?閲讀-02yts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闹大了。
微博上只字片语加一点照片,完全没体现出骂人组合的威慑力啊。
这让许多人不上不下了。
关键是,看府尹几位出门的时候既有喜色又很忧虑的表情似乎他们有什么想法。
“不能这么搞,有什么事儿不能拿出来说啊?”一帮网红心惊胆颤的。
官微也生气。
“我们胆子小,上次一位老艺术家批评网红演电影的事,我们刚放出,你们一群人上来,既威胁给老艺术家发传唤,又给我们发警告,你们一帮粉丝,跟疯子一样上来就一顿‘拉偏架’,我小微,是惹得起你们的人吗?不是啊。所以,这次照顾你们的情绪,没把具体视频放在网上,你们又不乐意了,合着我们做事全看你们高兴不高兴?你高兴,我放了就是公正,你不高兴,我不放也是偏袒?嘴里安装了转珠子?横竖都有理?滚犊子。”官微被激怒了。
大大小小的网红,尤其真一头扎进娱乐圈,又拍电视剧,又上综艺节目捞钱的一帮人,这下没话可说。
“得发动粉丝,我们得知道,这王八蛋这次又出了什么损招。”这帮人鼓噪。
这可是你们说的!
海青社立即在官网上发出完整视频。
你看。
关荫这次真没给出好办法。
飛升失敗 詩酒會春風
他假借自己是一个网红,带货一日夜千万那种的。
“我图啥?你以为我图好作品,良心造,然后推荐给你们?”关荫说。
老贝很惊讶:“那你能图什么?”
“钱啊,这年头,除了钱,还有啥值得我一网红信赖的?风口上,猪都能起飞,我凭什么不能捞钱?”关荫卷袖子,嚷嚷着,“贝老师你别拦着,别看我没经验,没文化,没本事,可我有脸啊。”
建黨偉業 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贝老师吐槽:“也是,您也就只剩下那张脸了——我的意思是谁都认识你们。”
“有这个就够了啊。”关荫嘲讽道,“我演一电影,别的都不演,我就演一王子,就穿红的,戴绿的……”
“可不敢,这么搭配是要被砍头的!”贝老师大惊。
“瞎担心,古代规矩是一回事,我捞钱,哦不,我艺术表演是一回事,大明星敢袒胸露背,红地毯,你看那一条条细腿儿,你看那一个个球技,我比他们少啥?不就少了点肉嘛,他们能卖肉,我凭什么不能卖脸?”关荫问,“你见过比现在环境还好的时代吗?我就没见过,我一网红,我拳打明星,脚踢演员——我出了专辑怎的?没嗓子,我有脸啊。我拍个电影咋啦?没演技,我有脸啊。我让那帮娱乐明星没饭吃,咋地?有能耐,你到我的地盘来跟我打啊,你光批评我要演技没演技,要歌声没歌声,有啥用?就允许你们没底线,不允许我不要脸?”
贝老师偷笑:“合着你还知道啊。”
兵鋒無雙 滄海煮成酒
“当然,我背后那帮人可说过,这些都没用,那帮娱乐明星不也是要什么没什么吗,可碍着人家挣钱?娱乐是个圈,啥都往里钻,只要不要脸,你就很好看,舍得卖肤浅,舍得只要钱,反正那韭菜地谁捞不是捞,不就是比下线嘛,我还有下线跟你比?”关荫拍拍自己的脸蛋,“这就不是脸。”
情動天下(全本) 九月寒風
那是啥?
“这就是钱啊!”关荫鼓励道,“大家都学我,你别学那帮明星,他们既想把钱挣了,还想让人觉着自己是个人,这你能和我比?现在讲究啥?你得讲究个周边,比周边,你能跟我一带货主播比吗?”
好了,看到这就不用接着往下看了。
“这家伙哪里说网红,他就是在收拾娱乐圈。”正经人看懂了。
不正经的人也看懂了。
“散了散了,他就是想蛊惑网红圈和娱乐圈打起来。”网红界的一帮有点知名度的主播立马上去降热度。
你干啥都不能打扰我们捞金,让我们跟娱乐圈开战那你不是让你们有本事的坐收渔翁之利嘛。
可最恼火的是一帮真正有本事的人。
“我是说过羡慕这些有流量的人,可我没说要想他们学习啊。”一国家队的歌手也委屈,发专辑连人家带货主播的专辑零头也不如,这是很令人恼火的事情,可她既没批判观众的欣赏力,又没说那帮网红就做对了,她还在反思自己哪做的不对,结果也被批判了。
关荫是怎么批判的?
“你看那帮歌手吧,穿着低胸装,露出花臂膀,找个小乐团,租个大会馆,我就要阳春白雪,你下里巴人我也得改编到符合我心意的作品,没人听?他们以为是观众欣赏力差,那就让他们自以为去,这年头,跟人比艺术度,那是二傻子行为,我凭什么跟你比这个啊,你守着你的阳春白雪,就专门等你的西装革履去,你玩你的贵族音乐,我挣我的韭菜流量,咱谁也别碍着谁。”说完,关荫顺口吐槽了句,“你说这帮二傻子是不是傻——拼革新的问题他们偏要拼抱残守缺还想让观众买账那不是自讨苦吃么。”
这是把文化界几乎所有层次都得罪了个遍的。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没给出办法。”一些自认为很高雅的观众也很恼火。
你倒是给出了办法吧。
不给。
你光一顿骂,那能有什么办法?
这就不得不让贝老师出马了。
“既要走群众路线,还要牢牢记住一点啊,得教育群众,提高群众的欣赏力。”贝老师说道。
关荫鄙夷道:“你闹呢?我光赚钱就完了,凭什么让我肩负起这个重任?没看我网红,我都辛苦的一天睡三小时,每天赶场子似的直播?”
“没说你,我说的是艺术家们。”贝老师打岔。
关荫鄙夷道:“他们哪是干正经事的人啊,你以为那帮人就真是艺术家啊?大部分都是混日子,之所以我们能这么搞,还不是他们不那么搞。那帮人属驴,你不打他们凭什么走正道儿?艺术上的事情那是能让你一般人搞得懂的?”
贝老师怒问:“那他们凭什么让老百姓给他们的作品买单?”
“艺术家,你只有顺从人家的理儿哪有让人家跟你站在一起的理儿啊。”关荫嘲讽着。
可这话没人听,艺术家们不爱听一些自命高雅的观众也不想听。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紫語
可这是真理儿。
最後一個男人
所以,府尹那帮人听进去了。
“琢磨琢磨啊,咱们这是文化的重心,咱们这群人不能光听乐子,得有点主张。”府尹上车时吩咐一帮手下。
愿意琢磨的人很多。
不愿意琢磨的也大把。
辣妻來襲:金主大人太摳門
关荫买了一张票,准备看一场《战狼》去。
结果在电影院门口被一群人堵住了。
“你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现象啊。”这帮人声称。
关荫看看其中一个:“你都大明星了还弄不过一群小网红?”
坐等老百姓给他们抬轿,这是帝国很多明星的通病。
努力?
我努力就是“哎呀我提高了下自己”。
至于提高群众的艺术鉴赏能力,给老百姓制作好贴合他们的作品那是别人的责任。
我就负责捞钱,你凭什么让我得罪人?
这种人该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