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q2h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四百二十九 就當替天行道讀書-uo4zm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和海棠推演了一番也是不得要领,后来干脆叫上赤老来一起参与讨论,却发现也是毫无头绪。
他们只是将一系列的事情推演出了一份年代表,然后让苏礼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认知……
然后将这次他获得的信息翻译总结一下之后就是:
他们脚下的这颗星球原来是经历过一次大碰撞的。碰撞地点就在于南方的南荒大陆……时间大约发生在十至十五万年前,几乎造成全球性的物种大灭绝。
因为大碰撞之后此前的一切几乎都被抹去,所以这十万年前的世界被称为太古大灭绝纪。
而后的三万至十万年前被称为上古纪,世界万物在这期间重新繁衍,这个世界慢慢恢复元气。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各方天庭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变故,然后重新派遣一些神将、神官之类前来引导幸存的生灵继续生存下去,并留下道统。
天裂山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形成,芴芒神将于十万年前受命于上古东洲地界护持人道直至五万年前返回东方天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剑宗还真的是一直履行着自己的使命。
然后就是椿下界的时间了,她于五万年前下界,乃是受了东方青帝委托寻找苏礼脑子里的那小千星界。
妙偶天成 冬天的柳葉
这原本是秘密行事的,却没想到不知哪处走漏了消息,于是夏神赤阳和冬神玄冥先后下界,在这万物百废待兴的世界上大战了一场。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仙有星
椿与赤阳各自染了一身业力罢手,随后椿被玄冥偷袭就被封印了,暂时退出了这个世界主导权的都争夺。
她都以为自己肯定是失败了呢,结果被苏礼从封印中救出来之后却发现这世界上反而没有了神灵的痕迹。
“可以确定的是,在大约一万五千至两万年前的时候玄冥与赤阳都先后出了问题。”海棠语气莫名地说道。
赤老无法说出自己本体的实际情况,但它透露了一个信息:它是在一万五千年前的时候开始在东洲进行‘魔劫’的使命。
海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脱出封印之后,原本的两个对手居然都要‘不行了’的样子。反倒是她因为一直呆在封印中只是有些虚弱而已……这是躺赢了?
这一番信息整理以及讨论之后,海棠也已经确定了如今情况的严重性。她犹豫再三,好几次对苏礼欲言又止……
破軍戰魂傳說 楓葉知秋
苏礼注意到了她的表情,随后微微思索就明白了她的想法。
“海棠花酒还有五天才能酿好,不如我们趁这段时间往极北之地一探如何?”苏礼问了一句。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只是乾荒大教的真仙妾身还不怕,但若是玄冥现身,妾身本体不在此处,恐怕难以护君周全。”海棠有些着急地连忙否定。她知道苏礼恐怕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情,但是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答应。
苏礼却说:“按照我们的推论,那位冬神已经极大概率陷入困境,我们这次其实只是去验证这一点……放心,我会小心地试探,当然不会一下子闹得很厉害。”
他说话间就已经站起了身来。
旁边的肉肠只是看他的动作就知道自家主人是什么打算了,已经直接缩小了钻入了苏礼的口袋中。
“来吧,不要担心,反正无论何事都是我们一起在面对,不是吗?”苏礼回头对着海棠伸出了手。
他觉得海棠肯定是担心他的安全问题,毕竟他可是剑崖圣子,出了事情的话事情会很严重的。所以他这番表态,是要告诉海棠,有她在一起他是不会乱来的。
海棠愣了一愣,在这一刹那,就有一种足以令她万古岁月以来之孤寂被彻底撞碎的感觉汹涌而来。
她面颊微微泛红,一下跃到了苏礼的掌心,然后微垂螓首道:“妾身知道了,必不负君恩。”
苏礼总觉得这家伙可能又想得有些多,但是他两世智慧都猜不透一个女孩子的心,更何况是椿或海棠这样万古长存的女孩子?
所以他压根就懒得去多想了,再带上海棠,他就做好了伪装走出了洞府。
这个时候,绝对是有很多人都盯着苏礼这个洞府的。可是他们却硬是一个都没发现苏礼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走了出来,并且就混在他们之中往外走去……
相思入骨情可待 狐尼克
得自暗影阁的‘幽影匿息术’,在匿息方面的确是有独到之处。但对于苏礼来说其真正的价值却是在于能够使自己的身形彻底消失。
然后再配上苏礼的天赋‘小封印术’,他的隐匿能力就一下子飞跃式的提升。甚至可以说,哪怕是北辰星都没注意到苏礼已经从她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了……
……
北海秘境就是北辰星闭关于此之后形成的地下空间,实际上除了那岩浆池以外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
所以苏礼这次没有再走那条又臭又长的底下通道,而是直接一个土遁来到了外面。
在这北海湖边,他犹豫了片刻,随即背后剑翼展开……
他不怕在这里暴露身份,或者说他此时正希望以自己为诱饵能够将乾荒大教中的人给引出来才好。
于是剑翼升空,苏礼直升云霄。然后从高空俯瞰大地,并且顺带着将这片冰天雪地给记忆在心。
因为有了确切情报,所以苏礼的目标十分明确。
……他并没有直接去永夜城,就像答应海棠的那样,他会谨慎行事。
于是他选择的第一个目标是位于极北之地腹地冰川之中的一处‘采冰场’。
或许不明所以的人会奇怪为何在这冰天雪地中还要有这采冰场,但实际上在晓通真人的情报中,这采冰场中出产的可不是普通冰块,而是下品灵材‘千年寒冰’以及上品灵材‘万载玄冰’。
这两种都是极北之地的特产,不但可以用于炼器也是寒冰类功法的辅助灵材,对于极北之地的修士来说十分重要。
苏礼现在要做的就是突袭这个采冰场,然后再看看永夜城那边的反应。
展开剑翼隐于高空,苏礼以穿云意加持双目看向下方……却见这里在干活的竟然都是些仿佛奴隶一般的人,但是这些人又与他所见极北之民的壮硕不同,显得有些干瘦。
这些奴隶虽然也是身穿兽皮用以御寒,但是搬运这采冰场时总要与这极北之地的永冻之冰接触,这对身体难免会造成巨大损伤。
光是苏礼在天空看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一个奴隶苦工不堪重负下摔倒在地。
七種武器-離別鉤 古龍
而边上的监工赫然是一名修士,他对此仿佛见怪不怪,只是将那摔倒的人摄来,然后一把丢向一头蹲伏在冰场外围的巨兽……仿佛是投食?
那巨兽浑身雪白长毛覆盖,四足矮壮,身体雄浑,却偏偏头部扁平如同一把双刃大刀。
这是‘破冰兽’,晓通真人的情报中有所描述,为永夜城饲养的战兽。头部如同锯刃一般的骨板锋利无比,在其四足狂奔的情况下可以破开一切冰川阻碍,因此得名。
而此时那个摔倒的苦工飞在天上回过了神来,却是一声呐喊:“救我!”
苏礼浑身一震,却是已然出剑!
因为这一声求救的口音他十分熟悉……年幼时与师父在北地游历那么长时间,修炼有成后又将北地东犄山当做自己的居所,他怎么能听不出这一声求救中带有的浓浓的北地方言口音?!
于是重钧剑落下,带着恐怖无比的万钧之重!
这一刻苏礼没有再掩藏自己,包括哪些苦工在内,采冰场中的所有人都仿佛被一个乍然出现的超强存在感给惊动,然后下意识地向那边看去……
却见那被抛飞向破冰兽的苦工被一个背展双翼的黑袍人忽然出现然后接住,而那破冰兽的头顶则是陡然出现了一柄形式质朴的大剑……
僵屍的盜墓生涯 貓老九
重钧剑尖向下,那破冰兽连一下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被瞬间压低了头颅然后一直压着嵌入地表冰层!
原本看起来矮壮的破冰兽此时却是头部抵着地面撅起了后半身四足连连耙地挣扎,却始终无法撼动那抵着它脑袋的重钧剑。
苏礼单手接着那个被丢过来的苦力,然后问了他一句:“你来自何处?”
妖孽叢生
那人惊魂未定,自然是不会回答苏礼的。
逃婚無效:霸道總裁的落跑新娘
但是从那熟悉的外貌特征上,苏礼已经可以轻易判断这是一个来自东洲北方的人!
“轰!”
重钧剑感受到了它主人的意志,猛然间再次下压了寸许。
可就是这些微的距离,却是随之释放出了一道恐怖的震荡,将它剑尖下方的破冰兽头颅给一下子爆了。
巨兽瞬间瘫软了身体倒在冰面上不再动弹,而苏礼则是平静地看向那已经惊呆了的乾荒大教弟子,森然道:“尔等,当死。”
億萬寶寶:總裁前夫,別亂來
这一刻他心中已经有无数猜想成立。
豪門隱婚之無良嬌妻 陽乖乖
乾荒大教为何要在挑起修士战争的同时还要跳动反间的争端?
这原来不只是对当时剑宗生存空间的压迫,更是要乘乱掠夺奴隶来这极北之地给他们采矿!
也不知他们是以什么办法规避了人道反噬躲开了业力追索……但既然如此,正好就让他来代替东洲人道‘反噬’这乾荒大教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