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sl1優秀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狼王的解說推薦-4z3zb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趴体!趴体!”
托尼往前探身子不停拍打自己的肩膀,喊着。宋亚回头,苏茜姨妈已经和康妮扭起了舞,被黑水桶们挤在旁边的前妻还有点懵,她来旁听庭审并没有做今天就搞定的心理准备,对自己打着‘这就结束了?’的询问口型。
宋亚对她笑着点了个头。
庭审现场乱糟糟的,大部分人在欢庆在笑,还有人不停推门出去,“肃静!肃静!”法官站起来双手往下压都维持不住秩序。
“好吧好吧,退庭!”
他也知道被告在南城本地的影响力,连黑人法警看着这一幕都笑吟吟的指望不上,反正到了下班时间,索性敲敲锤子宣布完退庭,当场溜了。
“恭喜。”
柳约翰的助手和一位当地新罗裔头面人物走过来握手,道喜。
“谢谢。”宋亚握手时又和站在后面门边戈尔的人遥遥点头算打招呼承情,然后目送对方悄无声息的离开。
其他还有些比如CNA保险的人之类熟面孔,过来握手的越来越多,宋亚两只手都有点应付不过来,脑子更是,坐在轮椅上对各种各样的面孔往左笑往右笑,终于摆脱一个大麻烦的喜悦都无暇细品。
前妻还把小雷加塞进了自己怀里,“不走吗?”她问。
“走吧。”宋亚答应。
梦幻律师团收拾好文件把他护住,“好久没有过派对了亚力,我们该庆祝一下。”托尼客串保镖过来推轮椅,不停唠叨着要求举行趴体。
冷傲總裁:丫頭,你休想逃
“保释金……”宋亚终于想起来件正事,提醒律师们。
“明天我去办手续拿回来吧,二百五十万对吗?”威尔加德纳笑着看了眼手表,“现在太晚了。”
“好吧。”
宋亚心情自然是极佳的,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前妻,哟,瞧这意思,是要跟我回家啊!?
嗯?艾米还在那呢,他大脑进入快速反应状态,索性多叫点人回去模糊下焦点?
正好经过旁听席过道时两个芝加哥交响乐中心的人伸手过来道喜,“晚上过来吗?有派对。”他集中生智主动邀请,“你们知道怎么去我高地公园的家吧?”
“知道。”对方笑着回答,“你约了巴伦博伊先生吗?他已经担心你好几个月了。”
“当然,我打电话给他。”宋亚没找到斯隆,律师们走路很快,苏茜康妮她们在后面载歌载舞,他像凯旋罗马的凯撒那样穿过鼓掌欢呼的旁听席,‘嘭!’法庭大门被人全部推开,托尼推着他到达走廊。
“我来吧。”老麦克带保镖接手,“我们从侧门出去?”
“今天……不太可能。”
宋亚笑着指指律师们的背影。
戴安和科克伦、威尔已经像三叉戟般排开,大步走向法院大门了,现在要梦幻律师团不接受采访和拍照?那他们宁愿去死。
絕世寵妃
“Mimi,墨镜。”他问前妻要来墨镜戴上,已经在怀里开始哭的小雷加被苏茜姨妈抱了过去,“别让记者拍到他的脸。”宋亚提醒。
“我知道。”苏茜颇有经验地把小雷加的帽子戴起来,手遮住后脑勺,小脸朝向胸口。
人形充電寶
由于没想到今天就能全部搞定,法院外没有声援人群和粉丝,记者数量也少了很多,判决结果已经传出去了,闪光灯不停向三位大律师,还有被保镖们簇拥在中心的宋亚招呼。
“能透露一下和解金额吗?”有记者问。
“巴恩案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会有公告的。”
这不是民事和解金而是支付给司法和监管部门的罚金,所以具体金额不保密,戴安站到台阶下回答。
“针对两项无罪判决,检方还会发起上诉吗?”
“经手这个案子有什么感想,戴安……”
青春歲月無痕 雨木林清
“APLUS!结果能令你满意吗?”
记者们七嘴八舌。稍晚,宋亚瘫坐在轮椅上病恹恹被推出法院大门,然后对记者们招手微笑的画面出现在新闻中。
“注意到了吗?今天各大媒体甚至当地媒体不正常的集体静默……”
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在办公室里对亲信比划,他将左手抬高,右手放低,“一直到出现对这小子有利的结果,然后……你看着好了,马上这种静默就会转移到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案上面,就像跷跷板。”
“APLUS?他没这么大的媒体控制力吧?”亲信给他倒了杯威士忌。
河伯證道 夾尾巴的小貓
“所以我才察觉到不正常,起码保守派媒体不该一点版面都不给。”卡尔伊坎回答。
“我们被鲍勃多尔和丹伯顿背叛了?”亲信问。
在去年的大选中,卡尔伊坎支持的当然是声称要施行小政府的象党候选人鲍勃多尔,“别提他了,现在堕落到去给辉瑞的蓝色小药丸拍广告。”
由于鲍勃多尔是辞去联邦参议院多数党党魁破釜沉舟参选大统领的,竞选失败即失业,加上年纪大了,政治也没前途了,竟然利用大选后残存的人气,跑去给三月份上市的蓝色小药丸背书拍电视广告,一时被引为米国政界的笑柄。
鲍勃多尔本人倒很坦然,不玩政治了赚点外快嘛,不寒碜。
但这也意味着他不再‘消息灵通’了。
“那丹伯顿呢?他可是最早揭发巴恩案的联邦众议员。”
仙家有田 長宮
亲信问,“巴恩荧光剂工厂总经理和海因里希可是他指引我们去找来的,为了逼迫两人上庭,我们可动用了长期投资的保守派智库、基金会里面的人脉和能量,欠了很多人情。”
妖孽奶爸在都市
“我们是怎么引导到觉得必须在巴恩案毕其功于一役的?”
卡尔伊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
“据古德曼之前和我们保证的,他掌握着巴恩案的大量隐秘,APLUS一定会投鼠忌器,但现在他疯了,APLUS也果然趁机提速巴恩案,我们不能接受他短时间内摆脱这个麻烦。”亲信回答。
“如果APLUS提速巴恩案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呢?那我们等于被他引导到了预设时间的预设阵地,他的主场。”
卡尔伊坎抿了口辛辣的酒,“巴恩案是前任大统领在败选到卸任的窗口期内批准的,驴党党鞭安德伍德出了很大的力,我们已经知道,其实是他把芝加哥老乡APLUS坑进巴恩公司的,那么安德伍德绝不能冒政治上的风险放弃APLUS,前任大统领……他似乎想让那个开石油公司都能赔本的傻儿子竞选下任大统领,象党的人已经逐渐重新团结在‘乔治王朝’周围,这时候哪怕和乔治王朝不对付的死硬的超保守派丹伯顿都不能信任了,他不像超保守派老大杰西赫尔姆斯,年纪还轻,还有改换门庭的机会,起码他的话不能全信。我中午才想通这一点……”
他有点后怕的说,“在巴恩案上,APLUS很可能具备临时集结起驴象双方超级政治能量的实力,我差点就犯规了。”
“如果海因里希不反悔,下午庭审APLUS想为了脱罪,一样也要犯规,不甩出涉及军方的证据他甩不掉海因里希的证词。”
亲信不太认可这个说法,“顶多和我们同归于尽,一个Nger……百分之五的概率最多了。”
“我为什么要和他同归于尽?”
卡尔伊坎摇头,“而且是一个刚刚被白人骑着马打了六枪,昏迷五个月神奇苏醒的Nger,概率不止百分之五,绝对不止,加上我是先犯规的那一方。就算是百分之五承担两党政客怒火的风险我也不想冒!”
“那我们要亏不少钱,而且和解就意味着出卖投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两项专门基金内部投资人……其他投资者会怎么看我们。”亲信说。
“我们出卖的是偷APLUS钱的私人律师和跟班,华尔街不会不明白古德曼、哈姆林和迪莱这三个的身份,他们倒霉也会被外界认为是罪有应得。”
卡尔伊坎回答:“算我认赔离场咯,如果APLUS够聪明,之后他会维持与我的默契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跷跷板,你等着看好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案从今天开始,不再会被媒体重点关注了。”
“如果真那样,不是正好佐证了APLUS的媒体控制力?也能侧面印证今天他确实给我们设了一个阴毒的陷阱对吧?”亲信举一反三。
“但被我识破了,他毕竟还年轻,干这种事还无法做到一点破绽都不露。”卡尔伊坎笑着点头,“嗅觉,嗅觉很重要。”
“呵呵……”
亲信打击老板的得意,“我提醒一下哦,这是我们第二次在他手里吃亏了,传出去……不,他还在好莱坞立项了把乔丹贝尔福特定性为华尔街之狼的电影,这也是在恶心你。”
浩然九界
“先活下来再说吧,看来我也要投奔乔治王朝了,希望下个世纪来临后,华尔街没有那么多鼓噪监管的讨厌鬼。”
卡尔伊坎对亲信的冒犯不以为意,自我安慰道:“起码APLUS那边承诺不再染指漫威,那我还能压制佩雷尔曼让后院保持安全……再说APLUS毕竟也在为我们赚钱嘛。他主演制片的刀锋战士项目应该能为漫威带去大利好,主要是风向标作用,华纳的DC超级英雄电影蝙蝠侠和罗宾制片成本一点二五亿,票房二点四亿大失败,而漫威的刀锋战士制片成本才四千多万?票房高达三亿多,哈哈,以后我们的漫画英雄绝对会更受好莱坞追捧的。”
“生意就是生意,那小子不是绣花枕头,我可以原谅他,不,我甚至有点喜欢他了,就算是同类之间的相互欣赏吧。”
卡尔伊坎说完拿起电话,当即打给了漫威的人,“刀锋战士项目我们大概能分到多少收益。”
“呃……我们的分成等级很低,要等到其他好莱坞公司结算之后董事长先生。”
对面的人惶恐回答:“KM影业和A+电影工作室透露说计算下来,整个项目其实是亏损的。”
“噗!”
卡尔伊坎把刚喝进嘴的一口酒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