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9rs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霸衛-第七百四十九章 抵不過歲月的蹉跎相伴-4ozp4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世子殿下,难道您真的已摒弃前嫌,想帮助卫扬?”荀成仍有些担心地问道,“若这不是世子殿下您之所愿的话,我就不发兵前往了。”
“不。”姬还毫不犹豫地回道,“老师,依您之见,卫国若是被攻陷,二王并立的局面被打破,晋国也无法与携地分庭抗礼,眼睁睁地看着局势被逆转,就算我能守住世子,登上晋侯之位,这又有什么意思呢。”
“话虽如此,可卫扬欺人太甚,您若是这样帮助他,只怕天下人以为您曲意逢迎,怕了卫扬。”
毕竟招婿之试的落败,天下人也都看在眼里,姬还虽有本事,却当着众人的面被瞬间秒杀,这传出去都压根没人相信,等他们相信之后,这才回过神来,“哦,晋国大名鼎鼎的世子姬还败给了废柴卫世子。”
帝戰
代嫁:狂妃嫁到
某科學的閃電異端 糾結的失敗作
可这又如何,兵家必争之地,仅是一城一池的失守,都将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不妨趁着此次机会,将这份功劳揽在自己身上,或许能让天下人对其刮目相看。
“老师,对君父而言,他希望您能发兵相助卫国吧。”姬还询问道。
“不错,然明先生回来便是带着君上的命令前来,据说是卫扬亲自向君上请求,君上考虑到臣之所想,便让然明回来劝臣,臣本打算发兵前往,可这不世子您回来了,才让臣下定了决心。”荀成一番话语说的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了话,让世子想起伤心事。
“若既能打退虢公翰,又能解齐国之围,对君父而言这岂不是大功一件,邀功请赏自然不在话下,还能再提一段名声,招婿之试落败与其相比,不显得无关主要了些。”却见姬还面向荀成,郑重其事道:“老师,还望您能助学生一臂之力,帮助学生守住世子之位。”
姬还的计划很简单,便是顺着君父姬仇的心意,发兵前往卫国,去解卫国的燃眉之急,当然,他也与携地天子姬余臣商量好了,至于虢公翰那边,他并不打算与其多言。
见世子殿下这么重视,荀成忙一拂衣袖,想跪拜在地。
姬还见状,忙扶住他道:“老师万万不可。”
“世子请求,臣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荀成语气有些颤颤巍巍,虽说他为一世名将,可也抵不过岁月的蹉跎,自姬还成为世子这九年来,他一直勤勤恳恳,辅佐在世子身边,只想帮助世子登上君主之位。
可世子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他为臣子,也为老师,虽有万般无奈,却也说他不得,便只得在一旁看着,偶尔帮衬着些,却因为世子殿下的一念之差,让自己受到君上的责罚,还让君上对他产生了不信任感。
他也并无所谓,但他心里清楚得很,三公子姬还在世子之路上越走越远,本打算留在晋国不问政事的他,见世子殿下能回来,还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他是欣喜的。
我和離婚人妻
特别是当姬还放下心中芥蒂,说出要发兵相助卫国之时,这才是正确的决定。

另一边,张然明负气离开侯爷府,一旁的姬善却也跟着一同离开。
这明明是他住的府邸,却因为世子姬还与荀成将军两人的到来,只觉得府邸内充斥着紧张的气氛,他倒也跟着一同跑了出来。
见然明先生有些生气,姬善略微小心地问道:“然明先生,放任世子与荀将军两人决定,这恐怕不大好吧。”
“那你说怎么办。”张然明压根就没看姬善一眼,语气颇有些不耐烦。
甜心媽咪
“不如等双方都冷静一下,再讨论此事,再说了,父亲离开之前还特意把兵符让我保管,实在不行,我略懂些兵法,不如让我发兵前往卫国,或许能起到些作用。”
劍傲雲霄 落葉無憂
姬善年轻,姬成师也教过他些兵法,可与虢公翰相比,仍差了许多,两人虽年纪相仿,可虢公翰能帮助落魄王爷姬余臣登上携地天子之位,这能力,堪比晋侯姬仇,就连不少诸侯国的诸侯都自愧不如,更不用说他一个小小侯爷的儿子了。
但张然明并未取笑他,他也清楚,姬善是想替晋国分忧,毕竟,卫国若是被攻陷,于晋国,于天下而言皆非益事。
“年轻人有此志气是件好事,可若是贸然前往,用兵不当,只怕功败垂成,被扩大优势,可就不好了。”张然明说出事实,却也鼓励姬善。
“然明先生,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世子与卫扬有恩怨,他定不可能发兵前往,而荀将军又任性得很,只听世子殿下的,现在这种局面,只有君上前来才能扭转了。”
“不,世子殿下刚才的一番话,我倒觉得不像是假话。”
姬善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张然明,刚刚他们两人还当着众人的面争吵一番,现在然明先生竟然认为世子会改变想法。
“然明先生,您为何会相信世子,他…”姬善刚刚到嘴边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在背后议论世子,这可不好。
“能这么快赶回晋国,说明定有人会相助,姬善公子,您觉得,能做到此事的人,有哪些?”张然明给姬善出了道题,还特意附加了句,“请仔细思考后再回答。”
能从齐国这么迅速的离开,也只有齐侯能帮上忙了,可若是诸侯公子要离开齐国,在现在被围困的局面,只能像然明先生一样的方式,由晋侯姬仇同意,方可离开。
“莫非是君上的意思?”姬善试探性地问道。
“若君上早有此意,为何不让我与世子一同离开呢。”张然明反问道。
奪愛100天,權少的頭號新歡
姬仇若是现在同意让姬还回到晋国,路途遥远,倘若时间有些耽搁,没能在指定时间内回来,或许荀成早已发兵前往,或许也有一种可能,是君上打算把这份功劳让给姬还。
可这对刚回来的大公子姬伯又极为不公平,依照张然明对姬仇的了解,他不可能不把一碗水端平,若有所倾斜,只怕会引起不满,这世子之位,就更加难以决定。
“还有一种可能,便是在齐国城外的乱臣贼子姬余臣所为。”姬善冷不丁地蹦出这句话,没过一会,他便自己否定道,“不可能,乱臣贼子怎么可能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