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张世水身死之事,并不算高明,在座之人谁没见过阴谋之事?甚至可以说,谁的手上没做过几件见不得人之事?所以经不住深思,可只要没被人抓住,没有证据,这件事便不存在。可谁也没想到,事情刚刚开始,就已经有一位天人境大宗师为此赔上了一条性命,那么参与到此事之中的众人,又有几人能够全身而退?
张静沉眯起眼,缓缓说道:“人已经死了,死人不能说话,什么交代,什么自尽,都是清平先生的一面之词。说句诛心之言,以清平先生的修为,真要杀了冯神通再将其伪装成自尽身亡,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玄都抬手一指那名道人,“他是正一宗的弟子,他陪着张世水前往冯家,张世水遭遇意外身死,他难逃其咎,为了自保将罪名栽赃给周淑宁,也在情理之中。”
道人立刻涨红了脸,伸手指着李玄都,嘴唇颤抖。
李玄都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五十二章 目中無人
兰玄霜冷冷道:“放肆!”
几乎同时,张岳山也出手了,两道无形气机炸裂开来,然后便见一朵彼岸花缓缓绽放,花朵周围有无数电芒环绕,正是兰玄霜的“曼珠沙华妙法”和张岳山的“五雷天心正法”。
张岳山的脸色略显苍白,显然在刚才的交手吃了一个小亏,死死盯住那个陌生女子,沉声问道:“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
兰玄霜没有答话,李玄都替她回答了,“这位是兰夫人,是新任的皂阁宗宗主。”
张静沉望向兰玄霜,“皂阁宗的宗主藏老人分明被镇压在镇魔井中,我倒是不知道何时又有了一位皂阁宗的宗主。”
李玄都道:“当年皂阁宗覆灭,有三支传承分别去了金帐汗国、婆娑州、凤鳞州,藏老人一脉是源自凤鳞州,而这位兰夫人是源自婆娑州,本就不是一脉。”
张静沉道:“贫道却是孤陋寡闻了。”
李玄都道:“无妨,皂阁宗还未重立,兰夫人也没举行升座大典,如果大天师有什么疑问,待到升座大典的那一天,再问也不迟,只是希望还有那一天。”
这已经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兰玄霜低眉敛目,一则是因为她只是个“配角”,二则是因为她第一次发现,这位平时很好说话的清平先生、清平会之主、未来的道门大掌教,在某些时候其实很不好说话。
寓意深刻小說 《太平客棧》-第五十二章 目中無人熱推
张静沉终于不能再维持自己的“好脾气”,“是了,希望还有那一天。”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太平客棧笔趣-第五十二章 目中無人閲讀
李玄都道:“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现在还是说正事,关于加在周淑宁身上的罪名,不过是正一宗的空口白话,并无人证。”
张静沉看了张岳山一眼,破天荒地有几分询问之意。
张岳山略微犹豫了一下,沉声道:“犬子在天之灵,自然也希望能讨还一个公道,不使害他之人逍遥法外。”
张岳山深吸了一口气,面上露出几分悲痛之色,又强忍着悲痛说道:“把尸体抬上来吧。”
此情此景,若是让不知情的人见了,难免要对这位承受丧子之痛的老父亲生出几分同情,又对“仗势欺人”的李玄都一方生出几分厌恶和憎恨。
李玄都无动于衷。
很快,有两名正一宗弟子将张静沉的尸体给抬了过来,只见尸体上的寒霜还未消散,倒也不至于尸体腐烂发臭。
张岳山道:“犬子正是死在玄女宗的‘寒冰真气’之下,不知清平先生和秦大小姐,还有什么话可说。”
李玄都没有回答张岳山,而是对秦素轻声耳语几句,秦素点了点头,起身离席,来到张世水的尸体旁边。
秦素负手而立,说道:“为了防止你们说我在尸体上动什么手脚,所以劳烦阁下将你儿子的尸体翻转过来。”
张岳山强压怒气,亲自将张世水的尸体翻了过来,说道:“秦大小姐,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秦素没有立刻开口。
在来此的路上,李玄都已经将他以地气回溯过去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向秦素说了,李玄都可以肯定那个暗中出手之人在张世水的身上留下了些许细微痕迹,可是此时看来,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人事后抹除掉了,甚至张静沉身上的寒霜在都在一定程度上消解,变得完全符合周淑宁的修为,而不会让人怀疑威力太大。
见秦素迟迟不曾开口,张静沉脸上露出几分微笑,轻咳一声,“清平先生和秦大小姐不认可我们提出的人证,那么物证总该认可了吧?世水的的确确是死在了玄女宗的‘寒冰真气’之下,而他身死的时候,只有周淑宁一人在场,周淑宁也承认她曾经与世水交手,不是周淑宁杀的,还会是谁杀的?”
此时如果李玄都认可了这个说法,自身虽然不会受到什么实质上的损害,但在这个微妙时刻,无疑是被正一宗强压了一头,难免声望大损。江湖上多的是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李玄都退让一步,自然就会倒向正一宗。如此一来就是张静沉赢了大势之争,日后李玄都再想争夺大掌教之位,就千难万难。张静沉则可以趁机搅乱局势,让所谓的道门一统只剩下一个空名,本质上还是回归到各方势力并立共存的局面之中。
李玄都面无表情,秦素也不曾有慌乱表现,两人显然是对于这种局面早有预料。
秦素扫视众人一眼,全然不见平日私下里的腼腆害羞,冷冷一笑,“你说周淑宁承认了她曾与张世水有过交手,那么我问你,淑宁有没有承认她杀了张世水?”
张岳山刚要开口,又听秦素说道:“而且这个问题不该你来代为回答,而应让淑宁本人亲口回答。”
李玄都终于是开口了,“既然要讲道理,那么就不能自己击鼓鸣冤然后自己来断案,这岂不是成了‘堂下何人状告本官’?是谁给了正一宗这样的权力,击鼓鸣冤之后代替被告之人‘招供’的?是太上道祖吗?”
秦素道:“我再问一遍,周淑宁何在?把她请到这里来,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
现在李玄都和秦素的用意很明白了,他们要见到周淑宁,确认周淑宁的安全,然后再来“讨论”此事。而正一宗则是采取了一个“拖字诀”,在旁人看来,也合情合理,毕竟李玄都的境界如何,修为如何,已经在玉虚斗剑中证实过了,再加上地师徐无鬼的前车之鉴,所以哪怕是在大真人府中,正一宗还是要小心应对,担心少了周淑宁这个筹码之后,李玄都直接一走了之,所以迟迟不肯交出周淑宁。
秦素见张岳山不说话,冷然道:“如此说来,正一宗是不肯交人了?”
李玄都道:“如果正一宗不曾心怀鬼胎,为何不敢当面对质?”
张静沉缓缓起身,冷冷道:“好一个倒打一耙,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贫道也直言了,贫道之所以不立刻交人,就是怕清平先生在理屈词穷之下,大打出手,直接抢人。”
李玄都毫不动怒,淡笑道:“就算你们不交人,难道我就不能出手抢人了吗?没了老天师坐镇之后,就凭你,当真守得住这座大真人府?”
这番话说得轻描淡写,可话语的内容让正一宗众人听来,却是狂妄至极,俨然是不把正一宗放在眼中。
张静沉怒极反笑,“怎么,清平先生得了地师徐无鬼的‘阴阳仙衣’,便想效仿徐无鬼再来一次攻打大真人府?”
李玄都望向张静沉,“虽然我未曾亲眼目睹,但曾听闻,大天师被地师打得站不起身,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若是老天师来晚一步,大天师早已身死道消。而在来此地的路上,许多张家之人对我视若仇雠,想来是把我当做了地师传人,我向来不在意这些欲加之罪,如果大天师想要一雪前耻,我不介意代替地师出手。”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李玄都这番话深得清微宗真传,打脸又揭短,除非是唾面自干的泥菩萨,否则谁也咽不下这一口气。
张静沉死死盯着李玄都,其目光就好似两把凌厉长剑,想要刺穿李玄都的身体,换成其他境界修为不如张静沉之人,当真是要心神摇晃,不能自已,甚至是生出濒死之感,从而丑态百出。
只可惜此时张静沉怒视的对象是李玄都,一位货真价实的长生地仙,就是换成李道虚或者徐无鬼在此,也不能仅仅凭借目光将他如何。
李玄都回望了张静沉一眼,与张静沉的锐利目光不同,李玄都的目光淡漠平和。可就在这一瞬间,张静沉周身一震,眼前有一双血红长眸一闪而逝。在旁观之人的视线中,就是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大天师张静沉身形一晃,脸色变得苍白。显而易见,大天师毕竟不是老天师,不是清平先生的对手,只是一眼对视,便已经被清平先生所伤。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起點-第五十二章 目中無人展示
人氣都市小说 《太平客棧》-第五十二章 目中無人看書
若非此时张静沉占据地利优势,与正一宗的护山大阵在某种程度上融为一体,否则张静沉已经重伤在‘众生入我眼’之下。
站在李玄都对立面的众人皆是凛然。